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寻找马航MH370

时间:2016-07-21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杨帅   点击:

 寻找马航MH370(一)



2014年3月8日清晨,看似平凡的一天被早上一条新闻打破了,一架由吉隆坡起飞前往北京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飞机MH370与陆地失联。视频和照片上飞机乘客家属一张张焦急等待的面孔让人为之动容。那时我心中默默祈祷希望MH370可以尽快与陆地恢复联络,不要让乘客的亲人们再继续苦苦等待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MH370确实失事了;中国,马来西亚及其他东南亚国家开始在南海的搜救行动。后来搜救的地区也转到了南印度洋,并且有多达25个国家参与搜寻;澳大利亚国防军也加入进来。

虽然后来马航MH370失联的事件渐渐淡出了媒体和人们的视野,但在距离澳大利亚大陆2000多公里的南印度洋上由澳大利亚主导、中国和马来西亚协助的搜救行动却从未停歇。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2016年2月的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作为澳大利亚陆军后备役上尉正在连部准备那个周末的军事演练。团部发来了陆军总司令部的通知,全军寻找会讲普通话的军人,参与搜寻马航MH370的行动。这次任务的主导是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执行任务的主力是中国东海救助局的“东海救101”号和美国海军的水下搜寻业务承包商凤凰国际公司。

我看见通知马上报告并申请参加行动。团里非常支持,周日就把我的申请参加行动的文件准备好,递交给陆军总司令部。陆军总司令部也很快回复,我的申请被接受了,可以正式参加军队的任务了!我是中美双方的联络官和中英文翻译。

从3月初收到通知到预期的出发时间有近两个月的时间,看似很充分,其实不然。这期间需要准备和签署与军队在任务期间转为正规军人员的合同,递交相应材料,申请军队养老金,各种体检,各种疫苗,整理行装,安排律师事务所、军队和市政府日常的工作,时间还是非常紧张的。上次出海还是3、4岁的时候,也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晕船,所有体检时特意在军队开了许多晕船药。

接到通知的那一刻,我作出一个决定,所有外事活动除无法避免要参加的一律致歉告假,把一切可以省下来的时间用来陪陪太太和两个孩子。

终于,我们于5月5日的半夜从Fremantle港起航,去试验水域测试设备。

这是长大以后第一次出海。早上起来走到了驾驶台,看到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南印度洋,如果不是风浪大而摇来摇去,还真可谓心旷神怡。但是之后风浪越来越大了。最后风浪达到了8、9级,船在海里晃动的非常厉害。
非常幸运的,在这么大的风浪面前我竟然没有晕船。“东海救101”在海上工作有30多年的刘船长说很少见到第一次出海在这么大风浪面前不晕船的。这可能和澳洲陆军训练出来的身体素质还有父亲年轻时在北海舰队当过海军服过役的基因有关。

浩瀚的海洋,让我感到敬畏,也让我觉的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
 

寻找马航MH370 (二)

 

中方和澳方都对搜寻任务极为重视。中方派出了最好的救助船和从北京,上海和深圳千挑万选的最强最专业的救助团队。有中国交通运输部救捞局工程师、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代表、东海救助局、上海打捞局、南海救助局、美国凤凰国际公司、美国水圈公司等专业团队。东海救助局的郭副局长和东海救助局船队的黄书记随船亲赴第一线。

“东海救101”有“中国第一救”的美称,是中国自主研发设计的救助船。也是中国救助船舶中尺度最大、功率最大、航速最快、抗风能力最强、救助功能最齐全的海洋专业救助船。具有很强的海上人命救生、综合指挥、信息收集处理和传输能力。

而凤凰国际公司是一个有20年历史的美国海军水下救助、搜索业务的主要承包商。

“东海救101”装有世界上最先进的ProSAS-60 ——6000米水深级合成孔径声呐(SAS)拖曳系统装置、水下机器人(ROV)装置、动力定位(DP)装置等等。其中ProSAS-60由美国凤凰国际公司和美国水圈公司联合运作。以前“GO Phoenix”号搜寻MH370时就是它们运作的,已经具备了相关经验。ProSAS-60 ——6000米水深级合成孔径声呐(SAS)拖曳系统主要由拖鱼,拖曳钢缆,绞车,液压动力单元,A字架,发电机,储缆车及控制单元,声呐扫测数据处理计算机等组成。

经过3、4天的测试,终于成功并返回Fremantle港外的锚地进行搜寻前的补给。东海救101于2016年5月10日零点起航前南印度洋中搜寻马航MH370。

这次起航的头两天是风平浪静,让人感受到了大海的美丽。我还可以在后甲板的停机台是跑一跑。但从第三天起浪就太大了,站都不稳,更不用说走到了。还好,我对船随大浪的摇晃没有太多的感觉。

经过在南印度洋上近一个星期的航行,我们终于到了搜索区域。

这里离澳大利亚珀斯2500多公里,水深3500-4500米,整个搜寻去面积12万平方公里,一共三条船在进行海底搜寻,“东海救101”,荷兰辉固国际集团的“辉固发现”号和“辉固赤道”号。经过两年多的搜寻,基本已完成10万7000平方公里的搜寻,还余下1万3000平方公里的搜寻,这是我们搜寻的重点,也是搜寻的希望所在。

我们预订的是到达搜索区域的那天早上8点开会。等所有人员入席后,承办商代表向大家报告了一个不乐观的消息,虽然现今海况和风速还可以作业,从明天起的4、5天风速可达每小时40海里,海浪高6米。根据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要求,天气情况最低要求是:风速30海里以下,浪高3米以下。也就是说无法按规定把投放入水中,即使勉强为之,天气变化后就不能作业,并且无法收回了,船只能低速拖着设备在大浪中以一个方向行驶。如果船速低,在大风大浪中就可能会出危险。

最终会议决定在搜索区域观察一段时间等待海况和天气变好再投放设备。我观察到所有人心中都是着急的。我也十分急切的希望天气可以赶快变好,可以尽快作业开始搜索。

寻找马航MH370 (三)

 

临别时与郭局长和刘船长交谈

在海上航行了多天后终于迎来了好天气,我们赶着好天气开始的时间回到了搜寻区,寻找着投放拖鱼(声呐)的时机。终于,我们成功投放了声纳设备,开始作业!

整个作业最难的地方就是拖鱼(声呐)装置的投放和回收。作业过程中必须保证声呐装置不能与船舶碰撞,下水(出水)平稳,顺利脱开(连接)稳索等,整个过程不能出现丝毫错误,需要中外多人同时操作。

拖鱼(声呐)的工作原理是:船尾释放声呐装置至3000多米,大约离海底几十米的高度进行扫测;船中左舷安装一根定位杆,发送信号给声呐装置,船尾声呐装置接收信号后通过连接电缆反馈信号和扫描图像至控制室;控制室来控制声呐设备的收放,同时控制室接收图片、声音等其他数据后,通过专业设备进行图片、声音等数据分析,分析判断是否可能是可疑物品。

这时我也听说我们的搜寻区属于“咆哮西风带”,各季节都会出现强烈的持续性的西风,而且十分频繁,平均两天至三天就有一个气旋经过,特别是强气旋来临时,可造成高达十几米的巨浪。巨浪会不知疲倦地把船推到浪尖,下一秒钟又抛向谷底。这给海上船舶航行带来极大困难和危险。几天下来,连一些在海上多年的船员都感到不适。

今年5、6月的天气和去年完全不一样。去年连续一、两个星期都是好天气,而今年一、两个星期只有一、两天是好天气。我们只好尽量利用好天气来做我们可以做的。5月以来,经常十来天中只有一两天的“作业窗口”(符合作业条件的天气状况),经常会出现释放拖鱼(声呐)装置及定位杆后几个小时后回收上甲板固定,这给作业增加了不少难度。

我们经历过最恶劣的天气时,风有10级阵风11级,浪高11米。这片海域都是三四千米水深,所以一旦起大风,随之而来的涌浪很大很强,而且不容易消退。在远离恶劣天气约300海里的地点,甲板上2个消防箱被海水打烂。此外,在恶劣天气情况了船舶晃动剧烈,许多物品摔碎,美方1个已固定的油桶也因就剧烈摇摆发生破漏。有时餐厅吃饭时间都看不到什么人,因为很多人都晕船了,都感到很不舒服,很多人在这时都选择了静静的躺在床上等这阵风过去。

虽然我不晕船,不舒服肯定是有的。但我想到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为的是找到逝者让他们可以回到祖国安息,也告慰给他们的家人,给他们一个交代,这一点点的不适就不算什么了。

2016年6月22日,我顺利完成全部工作任务,返回珀斯,回到家人身旁。太太是我最要感谢的人,没有她把大后方治理的井井有条,我是没有可能放心去执行任务的。接下来一段时间要好好陪陪太太和两个孩子,太太为我付出了太多,是时候好好补偿她,也让她休息一下。这段时间她太辛苦了!

澳洲,中国与马来西亚的原始协议是说搜寻至2016月6月30日截止。因为各种客观原因造成12万平方公里的搜寻区还有一小部分没有完成。三国部长预期在7月份召开三方会议,就剩下的区域和整体搜寻工作寻求共识。
我衷心祈愿搜寻还可以继续,因为只要还在行动,还没有放弃,我们就有希望,有希望给遇难乘客家属一个答案,有希望给国际社会一个真相。希望有关马航MH370的一切谜团可以早日解开,水落石出。所有遇难乘客的亲人们需要知道结果,他们需要一个说法。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