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澳洲新闻 >

因为这$40,000刀,全家人的PR被断送

时间:2019-06-06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要求虽严,有时候也可以申请豁免!

每一个申请澳洲签证的人都要满足一定的条款要求,health就是其中最常见但又最容易被忽略的一条。

人们会问申请某个签证要满足什么样的英文、学历、工作经验等等,却鲜有人提及健康方面的问题。

大家似乎都自动把这条给过滤了,甚至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要求,毕竟绝大多数签证申请人也的确都是身心健康的。

然而,就是这个看似不起眼的要求,每年让多个申请人及其家庭成员失去PR,进而被驱逐出澳洲。只有极少数幸运的通过请愿和部长干预能够留下来。

最近此类案子接二连三地被曝光,甚至一位子孙全是澳洲公民的93岁老人,因为不满足健康要求,PR申请被拒,引起澳洲社会的广泛讨论。

那么这个health要求到底是什么呢?是不是患有某些疾病或残疾就一定拿不到澳洲签证了呢?

下载.jpg,0

健康要求与豁免

无论申请学生签、临居工作签还是PR签证,都适用一条指导性纲领:要避免游客和移民给澳洲带来过高的公共健康风险和成本。

那么多少才算是“过高”呢?

官方有个说法叫significant cost threshold,如果MOC(Medical Officer of Commonwealth)认定申请人的残疾或疾病的治疗或服务成本超过某个数值,那么申请人就不满足health的要求。

目前,这个门槛值是40,000澳币。

如果是临居签证,能不能到门槛要看签证总长度。

举个例子:某个学生签申请人每年的医疗费用需要12,000澳币,预计要在澳洲停留4年,那么总数就是48,000澳币,超过了门槛值,因此不满足health要求。

如果是永居签证,对于75岁以下申请人,以5年为期计算其医疗和服务成本是否超过40,000澳币。而对于75岁以上的申请人,只计算3年的。

其中特殊情况是,如果申请人的病情或残疾有可能永久存在,则按其预期寿命的剩余年限来计算成本。

只算花销不看贡献?

可能有人会问,这个40,000澳币的成本都计算哪些项目呢?

非常多。MOC会参照类似情况来“假设”申请人会带来的成本,吃药、按摩、康复、护理、器具使用等等。

像听障人士,言语治疗,核磁共振,人工耳蜗,教育服务,残障补贴,药品补贴等,哪怕有些可能根本不会用到。

但是常人认为有些可以考虑进去的“抵消项”,MOC反而没有理会,比如申请人的经济状况,家庭成员的居住地,为澳洲社会做贡献的能力等。

而政府也不管这些人实际上到底会占用澳洲多少资源,这在之前的很多案例中都有所反映。

比如有的申请人全家已经定居澳洲了,就剩他自己,结果因为不满足health要求而面临驱逐。移民局拒签时只看MOC的决定,却没考虑这样一个病人或者残疾人孤身一人回到本国后的生存问题。

还有的人虽然确实会产生一些医疗成本,但是经济条件较好,完全负担得起。不仅买了私人保险,而且承诺自己不会花纳税人的钱,也照样被拒之门外。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这个health的要求也是可以申请豁免的。

就在前不久,一位health豁免成功的配偶移民申请人被移民局通知转801了!

这位申请人去年递交了820/801,但是体检不合格。

后来提交了诚恳详尽而又有说服力的豁免申请后,很快成功拿到820签证。

各有各的理

即使少数人能豁免,Health要求还是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争议。

很多人批评澳洲政府冷酷无情没人性,完全把这类申请人视为负担,而根本不考虑他们是不是也可以为澳洲做贡献,这对于那些永久残疾的人尤其不公平。

难道病人和残疾人一辈子都是在啃别人啃社会?

甚至有人质疑政府这么规定,是不是在给某些“有关系”的申请人留后门。毕竟对于不符合health要求的,政府也没有完全一棒子打死,少数通过移民部长干预也能留下来。那既然有人能留下,为什么别人就不能呢?

不过政府对此也有自己的说法,他们声称提出health方面的要求,主要有三个原因:

    保护澳洲公众免遭某些健康和安全风险比如传染性疾病尤其是肺结核;确保澳洲人优先获得某些紧张的医疗资源,如器官移植;减少政府在健康和社区服务方面的花费。

    如果不防患于未然,等到这类申请人吃福利或者给澳洲社会带来某些安全隐患的时候,大概就有人跳出来指责政府为什么不看好澳洲的大门。

    16-1P4120943315H.jpg,0

    结语

    每年澳洲都有不少申请人因为不满足健康要求而被拒签,近期被曝光的数量尤其多。

    倡导者和政客们再一次纷纷表示这项要求需要改革了。

    但是这个问题已经存在10年之久,历经工党和自由党政府,都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至于未来如何,现在谁也无法预料。

    而作为普通民众,我们希望澳洲既有严谨的法律,也有合理的人情。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