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世界新闻 >

缺水咋办?南非开脑洞:从南极运1亿吨冰山

时间:2019-06-10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网管   点击:
 
 

“20到30年后,搬运冰山都是家常便饭。”尼古拉斯·斯隆(Nicholas Sloane),这位56岁的南非海上救助专家正在为解决家乡缺水问题奋斗,而目前他的计划就是,把南极冰山搬来!

 

 

斯隆正在酝酿一个看似荒诞的计划图自彭博社

彭博社6月6日消息,经过三年的严重干旱,南非开普敦,这座拥有400万人口的城市,正面临着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城市水资源枯竭国家的危机。

海上救助专家斯隆也住在这座城市里,由于水资源危机,他和城中老百姓一样,都没法舒舒服服地洗一把澡。

斯隆表示,为了防止水源枯竭,每户人家每天的用水量都被限制。目前,每人每天的用水量不得超过70公升,这其中包括洗衣、做饭、饮用等等一切水资源的使用。

现在,当地居民都要非常快速地洗澡,甚至收集径流来冲厕所。

“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她告诉我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斯隆告诉彭博社记者。

对于开普敦的未来,斯隆显得不那么乐观,他认为开普敦水资源丰富的那个时代已经回不去了。20年里,该城市的人口增加了40%。

“如果这里的水龙头干涸了,第一天,人们将会在取水点大排长龙。第二天,假使你还没取到水,就将面临死亡。”斯隆向记者讲述着残酷的现实。

不过,事情似乎还有转机。目前,这名救助专家正在计划一个看似荒诞的解决方案:利用他的专业技能,拖拽一座巨大的南极冰山到南非,并将其转换为城市用水。

“为了保证这个计划的经济可行性,冰山需要够大,”斯隆向记者阐述该计划中对于冰山的要求,“最理想的情况就是,冰山长1000米,宽500米,高250米,重量大约在1.25亿吨。”如此一来,就能满足开普敦全城一年用水量的20%。

目前,斯隆已经集结了一支拥有冰河学家、海洋学家以及相关工程师的职业团队。他还找到了一些企业家为“拖冰”项目投资。

初步预算该项目将花费至少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专题)约13.8亿元),大部分的支出都将由两家南非银行和一家瑞士水务技术和基础设施公司Water Vision AG来承担。

谈到从南极拖拽冰山,斯隆的瑞典合伙人(电视剧)伯特·穆德称自己曾经非常怀疑这种做法,“我之前对这类项目是持非常怀疑的态度的,但是当我听完斯隆的想法后,我确信这件事只有他能做到。”

按照计划,斯隆团队需要六个月时间来包租船队并集结所有需要的资源。出发时间会在11月至12月,因为这个时候南极的气候状况不会那么恶劣,“我们已经赌上了一切,我们准备好了。”斯隆告诉记者。

如果计划通过,斯隆的团队之后要做的就是与南非达成购买南极水的协议。

那么,斯隆团队将如何把重达1亿多吨的冰山从波涛汹涌的南极洲带回南非呢?

彭博社记录下了这个团的的具体计划。

 

 

图自Natural Earth,Olav Orheim

首先,团队将通过卫星数据寻找一块大小合适、在戈夫岛航线上的冰山。(戈夫岛在开普敦与南极洲航线的中间位置,距离团队目的地大约1600英里,约2575公里。)

随后,他们将在具体位置展开调查,用声呐和雷达确定具体尺寸,同时他们还将检查冰山的结构缺陷。

如果一切顺利,该团队将使用两艘拖船,配合由直径13厘米的绳子做成的大网,将冰山围起来。当然,做成大网的绳子也很有讲究,他们将使用大力马线(Dyneema),一种具有中性浮力,更适合低温的超级材料。

大网部署完成后,冰山将被连接到两艘超级油轮上。两艘超级油轮将保持300米的距离,并在拖拽船的引导下,以1.6KM/H的速度前进,大约将会耗时80-90天。

此次行动需要得到伦敦劳合社(伦敦保险交易公司)的担保,以防冰山破裂,在其他船只的航道上留下碎片。

另外,团队的目标航线是沿着南极环极洋流( Antarctic Circumpolar Current)向东,然后在合适的时间靠近戈夫岛。之后船队将调动全部力量转向本格拉洋流(Benguela Current),这将使冰山向南非西海岸靠近。

航程需要严格按照计划进行,任何失误都将导致偏航。斯隆开玩笑说,“如果我们选错了洋流,就得问问澳大利亚人要不要买冰山了。”

随后,就是设法将冰山转化为淡水。该团队计划通过驳船将土方移动设备(包括分级机和铣床)运至冰山停靠处,再用这些机器在冰山上挖掘一个浅碟形的洞。这种做法有助于将每天6000万到1.5亿升的冰加速融化。最后,这些冰浆会被注入集装箱船队。

最后,斯隆提到了这次计划的另一个阻碍,就是运送冰山转化而成的淡水。他告诉记者,运送费用将会非常高昂,很可能是开普敦运送陆地水价格的三倍。

开普敦市政府对于此项目的评价褒贬不一,有官员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而有些官员则认为价格过于昂贵,不适合该市。

目前,斯隆正在全力备战,“我可以向你们保证,非洲部分区域的水资源问题正在恶化,而且不会好转。20到30年后,拖运冰山会成为常有的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