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经济房产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经济房产 >

又一千亿级平台出事:CEO卸任,欠款59亿,15万投资者无眠!

时间:2019-07-06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7月,注定不安生。

演讲中的李彦宏,意外被人浇了一身水,十脸懵逼的呆立台上。

老总涉嫌猥亵儿童的“新城控股”,股价暴跌,300亿市值灰飞烟灭。

谁也没想到,几乎同一时间,惊雷再起:又一个千亿级的网贷平台出事了!

昨天,网传原网信集团CEO盛佳宣布,经集团领导讨论决定,网信平台将良性退出。

又一千亿级平台出事:CEO卸任,欠款59亿,15万投资者无眠

直观理解就是,网信出问题了,即将清盘。

被传清盘后,网信平台立即发文,承认已出现小规模逾期,正在积极进行催收回款。

消息一出,举众哗然。要知道,作为一家千亿级的头部平台,网信集团一旦清盘,将让15万投资者彻底无眠。

数据显示,网信平台已累计借贷超1643亿元,出借人15.09万人,借款人12.86万人,待还本息62.5亿元(利息3.48亿元,借贷余额为59.02亿元)。

在网贷江湖,网信是实力雄厚的那波:背靠大型金融集团“先锋集团”;2012年至今,屡获上亿级投资。

同时,它还拥有一个光彩夺目的CEO盛佳:80后清华学霸,20岁进英特尔,30岁进谷歌,还被封为“中国最具价值CEO”。

只是,再美的童话,终究敌不过岁月。如今,千亿网信确认逾期,精英盛佳卸任CEO。平台摇摇欲坠背后,15万投资者提心吊胆。

事实上,网信逾期绝非偶然,这一切,早有预兆。

今年6月底,很多网信投资人,已遭遇无法提现的问题。

提现多天,迟迟未到账;网信客服电话没人接的帖子,此起彼伏。

正当投资者惊慌之际,7月3日,网信官网发文了。称由于系统升级,6日—7日,将暂停网贷账户提现、大额账户充值、绑定海口农商银行的账户也无法充值。

当然,这种时候,大家关心的是能否提现,敢去充值的只能说是侠之大者,为爱接盘。

又一千亿级平台出事:CEO卸任,欠款59亿,15万投资者无眠

另一方面,这也证实,网信确实出了问题,而且绝非几则公告能解决。毕竟59亿待还资金,涉及的是15万投资者的真金白银。

昨天,网信官微发布的承认逾期声明中写道,平台正在和相关企业沟通,积极进行催收回款。

是否努力了,旁人无从得知。但声明发出后,随即便被删了。很明显,如果真是小规模逾期,网信也不会如此失常。

又一千亿级平台出事:CEO卸任,欠款59亿,15万投资者无眠

炎炎夏日,逾期疑云,笼罩在这个千亿级网贷平台上空。

所谓世事难料,只能说,这场暗藏危机的逾期,来的突然,却又在意料之中。

2013年,网信平台上线,因为背景雄厚,出道便是大哥。

据悉,其母公司先锋集团,创办于2003年,是一家从事金融科技、资产管理的金融集团。旗下有两大平台,网信集团,中新控股。

据其官网介绍,2017年,仅中新控股交易额就超2.7万亿元……

又一千亿级平台出事:CEO卸任,欠款59亿,15万投资者无眠

出道至今,网信还多次获得上亿元投资,股东名单中,建银国际、中信资本赫然在列。

有个好爹,一切都会不一样。得益于强大背景,网信成功避过了去年的爆雷大潮,而且越做越大。

今年3月底,网信控股与美国某上市公司合并,借壳上市,登陆美股;5月底,又完成工商变更,将注册资本增至5亿元。

然而,就是这个实力雄厚,千亿级的网贷平台,猝不及防的逾期了。

事实上,除了逾期,网信一手包装的精英CEO也被换掉了。

网信集团的CEO盛佳,一直被奉为创业精英。

而盛佳的精英人生,应该分为2013年前,和2013年后。

2013年以前,他以学霸著称:

2002年,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业,与此同时,22岁的他进入英特尔中国研发中心。

2005年,盛佳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进修计算机专业,并取得硕士学位。此后,他混迹IT界多年,做过爱立信中国研发中心的项目经理;30岁时,做到了谷歌中国的产品经理。

可以看出,盛佳的前半生履历光鲜,是个标准学霸,但只是IT学霸。

到了2013年,一切风云突变。这年7月,盛佳出任网信集团CEO,摇身一变,成了互联金融界的大佬。

又一千亿级平台出事:CEO卸任,欠款59亿,15万投资者无眠

出任CEO的他,变得忙碌,四处宣讲金融科技的高效便捷。

彼时,互联金融正值鼎盛,盛佳又一身故事。仅仅1年后,他便被封为中国最具价值CEO。和网信一起,狂奔在血赚的路上。

此外,他在母公司先锋集团,也位高权重。除了网信CEO,他还担任先锋集团执行总裁、丰收科技董事长。

在这次动荡中,盛佳也没能幸免。

事实上,网信被曝逾期前,盛佳已经卸任CEO。6月25日,网信集团自然人股东、法人、总经理都由盛佳变更为赵会民。

3天后,中新控股发布公告称,盛佳已转任公司非执行董事。

毫无疑问,小规模逾期,绝不会引发网信管理层动荡。这背后,暗藏着更大的危机。

危机出现在网信母公司,先锋集团身上。

先锋集团由张振新创办,手握银行、证券、基金、期货等10多张金融牌照,堪称隐形的民间金融帝国。

而最近,先锋遭遇恶战。

2018年9月,先锋旗下港股上市公司中新控股,造沽空机构“空袭”,称其被大股东操控,夸大财务、虚假交易,公司权益价值为0港元。

又一千亿级平台出事:CEO卸任,欠款59亿,15万投资者无眠

尽管中新控股怒斥沽空机构,连发澄清报告,但还是惨遭雪崩。

被空袭后,中新控股股价一泻千里,跌去90%,至今股价只剩0.012港元,沦为仙股。

所以,母公司都危机四伏了,亲儿子网信又怎会安然无事?

所幸,这次逾期,尚在可控范围之内,如果网信能周转资金,补上59亿的坑,一切为时未晚。

但现实证明,不管背景多雄厚、规模多大,网信集团都处于危机之中。

目前,网信平台仍有多个出借项目,年化借款利率在5.7%—8.6%之间。

要知道,天地万物,皆有定数。投资能带来高收益,但也意味着高风险。

年化收益率超过6%就值得警惕,超过8%就很危险,超过10%就要准备本金全部打水漂了。

所以,从本质而言,这就是一场冒险。

最后,但愿15万投资者,能等来一个美好未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