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西澳新闻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新州新闻 >

亚裔男音乐节上嗑药过量而死 在现场等了救护车一个多小时!

时间:2019-07-10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Defqon.1音乐节一名受害人是在一名医生表示他需要救护车之后一小时才被送到医院的。

去年的音乐节上,有6名年轻人不幸身亡。调查了解到,23岁的Joseph Pham和21岁的Diana Nguyen都是因为MDMA中毒而死的。他们在现场接受了Event Medical Services搭起来的医疗帐篷的救助,但是这顶医疗帐篷里只有2名医生。

医生Andrew Beshara作证表示,9月15日他到达医疗帐篷之后,Pham本应该尽快被送往医院,而且当时本应该有更多医生在现场提供服务。

”本来应该有更多工作人员的。“

而且Beshara还说:”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做这个。“

此前,Pham的一位朋友表示,这场备受争议的悉尼音乐节是”以毒品而诸城的“。

这位朋友指出,Pham曾在晚上7点左右告诉他,称自己已经吃了3、4粒摇头丸。

”这确实让我震惊了。“

调查中了解到,Pham是在晚上7点34分被送到医疗帐篷的,Nguyen则是在8分钟之后到达,二人当时都已经失去了意识。

Beshar表示,他当时正在照顾两个情况严重的病人,其中一人在吃了MDMA之后出现了精神病的症状,而另外一人则哮喘病发作。正在这时,Pham被送了进来。”我在确保两个病人稳定之后,就去看我能不能提供帮助了。“

Beshara表示,他对急救服务的总监Michael Hammond表示,Pham需要尽快送往医院。

”我是大声说的。而Hammond也回应称’好,我来安排’。”

而晚上8点18分,Beshara再次与Hammond谈到要将Pham送往医院。

Beshara表示,当Pham的氧气水平突然下降的时候,他请求了帮助,但另一个医生在治疗Nguyen,无法来帮忙。Pham是晚上8点35分出现心脏衰竭并最终送往Nepean医院的,晚上8点51分赶到医院,治疗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42分,但医生们依旧没能挽回他的生命。

Beshara表示,他一直没有得到解释,为什么Pham过了那么久才被送往医院,而EMS和新州救护车工作人员之间也缺少协作。

Beshara指出,现场没有人为他提供活动医疗计划,也没有接受任何指导,包括会遇到什么样的病人等等。

Nguyen则是在救护车上突发心脏衰竭,9点半还没到,她就赶到了Nepean医院,在10点17分宣布死亡。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