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经济房产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经济房产 >

诺亚大爆炸

时间:2019-07-11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诺亚财富和京东一场互撕,揭开了第三方理财机构的面纱,露出其凶险的一面。

他们用比银行理财更高的收益吸引客户,却无法做到比银行更严密地监控风险;他们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把理财顾问和资产管理两个身份无缝衔接,将风险隐在暗处。

爆雷不是从事金融业的宿命,但确是诺亚财富等“冒险家”的宿命。

01

诺亚财富的宿命

“商界木兰”罗静被刑拘,留下一个至少34亿元的烂摊子,在资本市场引发“连环炸”,第三方理财巨头诺亚财富和京东因此撕了起来。

导火索是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的一封内部信。她表示,诺亚财富旗下一支基金为港股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相关方提供了本金总额约34亿元的供应链融资。承兴国际控股实控人罗静当前因涉嫌欺诈被刑拘,该基金投资出现风险。信中提到,上述融资是基于承兴国际相关方对京东的应收账款。

京东立即回应称,承兴国际涉嫌伪造与京东的供应链融资业务合同,公司已报案。但诺亚似乎一定要拉上京东,公开表示京东与承兴国际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资产已经对承兴国际和京东提起诉讼。

上述消息引起京东激烈反弹,连发声明回怼,并尖锐地指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向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最后,京东更是直言歌斐“试图通过混淆视听一味推卸责任”。

中阅资本总经理孙建波表示,早在今年3月,曾有中介将上述承兴国际相关方融资项目介绍给他。“我们当时坚持按照我们的要求做好‘核保核签’,但对方就说做不到,做不到我们就不做了。”

在前述内部信中,汪静波试图从宏观角度解释诺亚的又一次踩雷:“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暴雷的会越来越多。”她进一步总结:“宏观市场当前处于信用周期的末端,这可能也是从事金融业无法反抗的宿命。”

上述观点的原作者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赵建却认为,诺亚踩雷无关宏观经济形势,“这就是合规问题”。他认为,优质资产优先被大银行、大券商等实力雄厚的机构拿走,留给三方理财机构的只剩下非标准化、高风险的资产,出问题是迟早的事。

02

财富狂奔

时间拉回到2003年,湘财证券建立了国内证券公司第一个私人银行部诺亚财富管理中心,为高端私人客户提供财富管理服务,汪静波任总经理。2005年,汪静波带领团队出走,正式创立独立第三方理财机构诺亚财富。

诺亚财富的主营业务是向高净值人群分销理财产品,并从中收取一次性佣金和部分经常性服务费。作为独立第三方,诺亚财富分销的全部理财产品均来自信托公司、基金公司等第三方供应商。

汪静波和她的诺亚财富赶上了好时候。2008年,“四万亿救市计划”出台,实际上开启了一轮长达数年的货币宽松进程,包括三方理财和P2P平台在内各类金融机构在此期间赚得盆满钵满,而诺亚财富是其中的佼佼者。

2007年—2009年,诺亚财富注册客户从3089个增长至12353个,复合增长率为99.98%;营收规模从320万美元增长至1460万美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13.6%。截至2010年6月末,诺亚财富累计分销理财产品规模已经超过155亿元。

2010年11月,汪静波在纽交所敲钟,诺亚财富成为三方理财机构第一股。

彼时,诺亚财富本质上是一个金融产品分销商,其客户表面上是所谓高净值人群,实际上却是各类理财产品的供应商,因为分销佣金来自后者。2010年,公司将近8成收入来自分销产品的一次性佣金。

分销渠道核心竞争力是销售,门槛低、竞争激烈、利润率也不高,一次性佣金收入前景不明。

于是,上市的同时,汪静波给二级市场投资者们带来了一个礼物——歌斐资产管理公司。

歌斐资产以母基金为产品主线,业务范围涵盖私募股权投资、房地产基金投资、公开市场投资等,并通过收取经常性服务费(基金管理费等)获利。如此一来,上市公司可以通过资产管理业务持续获取收入,弥补分销业务的短板。

诺亚财富分销的金融产品中,相当部分来自歌斐资产管理公司。这就产生了一个道德风险——自产自销。面对自家理财产品时,诺亚财富还能够像对待别家供应商那样严格吗?

背靠诺亚财富,又赶上了中国经济最后一段高速发展期,歌斐资产的管理规模迅速膨胀起来,当前资产管理规模已经超过1700亿元。

赵建表示,一个金融机构里面,三分之二的资源应该配置到风控上,但这么干会导致成本上升、收益率下降,不能实现快速的业务发展。

诺亚财富选择了将主要资源配置在销售端,负责销售的客户经理团队急剧膨胀,从2016年的1169人,增加到2018年的1583人。

无论孙建波还是赵建,都认为“汪静波是想做好这件事情”,但歌斐资产的快速壮大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很多事情已经由不得她。

03

连环“踩雷”

汪静波在内部信中提到了2014年的景泰事件,诺亚财富支持募集的近10亿资金被万家共赢景泰基金管理人恶意挪用,该基金管理人最终被法院认定为“合同诈骗罪”。这次事件影响恶劣,直接导致监管收紧了券商基金通道类业务。

但该事件并不真正涉及诺亚的资产管理业务,其资管风险首次完全暴露在大众面前是辉山乳业债务危机。

2017年,辉山乳业遭遇浑水做空,资金链危机再也无法遮掩,导致歌斐资产旗下“歌斐创世优选一号投资基金”和“歌斐创世优选二号投资基金”兑付逾期。

资料显示,上述2只基金是歌斐资产募集用于投资辉山集团对辉山中国的应收账款债权,本金共5亿元,辉山集团实际控制人杨凯对基金的全部义务及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辉山乳业爆雷后,歌斐资产被曝出诚信缺失、尽调走过场等问题。

苏州证监局警示函显示,歌斐资产明知基金受让的基础资产系辉山集团对辉山中国的借款债权,却依旧在基金合同中披露为应收账款债权,未履行诚实信用义务。同时,歌斐资产上述基金合同关于产品风险的揭示前后不一致,尽调人员未发现辉山中国报表中部分数据勾稽关系的明显错误,未发现尽调报告中辉山集团的股权结构与实际不符,未履行谨慎勤勉义务。

??诺亚控股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静波女士

也就是说,歌斐资产本身在合规和风控方面存在不小的瑕疵。

汪静波可能觉得有些委屈,先是对警示函申请行政复议,后又在公司年会上将基金维权人当做“承担责任和独立思考”的反面典型公开展示,令舆论哗然。

但个人情绪并不能阻止风险蔓延,歌斐资产还是一个接一个踩上巨雷。辉山乳业后不久,歌斐资产又相继踩雷乐视、暴风集团和承兴国际控股。

市界查询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网站发现,歌斐资产旗下至少有108支基金处于延期清算状态,其中大量涉及蓝光、阳光城、世茂、碧桂园等房地产公司。

一连串爆雷之后,歌斐资产的风控能力已经备受质疑。7月10日,歌斐资产表示,“风险事件由于市场波动而发生,只能用市场化的机制去处理,旗下所有产品均由独立的第三方托管,每一只基金的资产都是相互隔离的,不会发生连锁和系统性风险”。

赵建告诉市界:“风控属于基础设施,需要长期积累,建立一套严格的标准。”相对于已经形成严密风控体系的传统金融机构,三方理财机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04

寻找方舟

接连“踩雷”的歌斐资产,是诺亚财富重要的利润“奶牛”。

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歌斐管理基金产品数量逾800支,总额为1711亿,涉及私募股权、房地产基金、二级市场等领域。

34亿元“罗生门”事件爆出之后,汪静波发内部信向员工呼吁:“如果通过这件事可以改变公司基因,从营销到产品、从风控到投资管理,都全面达成共识;从非标固收产品驱动到标准化基金驱动;组合型、净值型产品是唯一的方向;摆脱巨大的非标固定收益资产路径依赖。那么诺亚和歌斐将真正成长为一个国际标准意义上的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

愿望看起来美好,实际操作却没有那么简单。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赵建对市界分析,“诺亚如果不做非标业务,那就只能去买利率债、银行存单这类产品,但收益率可能比余额宝还低,而为客户提供高收益的项目是诺亚这类第三方理财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如果诺亚的收益率只有4%,谁还会买呢?”

诺亚的危机汪静波早已嗅到,2018年4月资管新规出台,规范资金池、打破刚兑、去通道化成为常态。歌斐为减少对非标固定收益资产的依赖,推出家族财富及全权委托投资新业务,截至2019年一季度该业务资产管理规模为69亿元,对诺亚的利润贡献非常有限。

事实上,诺亚从未停止对新趋势的追逐,不断开拓新业务,寻找“方舟”。

诺亚早在2012年,开始涉足海外资产管理,并在香港地区、美国获得相关牌照。在竞争激烈的海外市场,诺亚在供应商、客户及销售均要从零开始,前景并不被看好。

诺亚还涉足信贷、金融科技领域,并将金融科技作为公司未来重要的战略,2017年成立了专注于金融科技的专项基金。

信贷、金融科技和支付业务,在诺亚的财报里体现为其他金融业务,2018年这块业务占公司净收入的7.2%,亏损0.33亿元,2017年则亏损1.06亿元。

汪静波苦心打造的“方舟”,不仅未能担起转型的大任,还因前期投入拖了公司业绩后腿。

14年前, 汪静波带领十几人创业,借中国财富管理的东风成功打造了诺亚财富,资产管理规模火箭式上升。如今,诺亚盘子越来越大,如果始终是激进的营销,薄弱的风控,这个泥足巨人能走多远?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