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西澳新闻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澳洲新闻 >

悉尼女子靠洋娃娃,骗了政府15年,赚$20万澳币!真相让无数人惊呆了…

时间:2019-07-28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最近,悉尼又出了一件让人不敢相信的事情

一位女子在女儿去世的15年里

竟然用洋娃娃假装自己的女儿

并在此期间

成功领取了20万刀的政府补贴

据报道,

住在悉尼Lane Cove的Alison Christie Mains被要求向Centrelink(澳大利亚社会福利联络中心)索赔超过20万刀。

原因是Mains在女儿已经过世的情况下,

依然通过Centrelink

领取了15年的育儿福利金。

原来,从1988年开始,Mains女士就与Centrelink取得了联系并要求预收她的福利金以照顾她的女儿Tyler Marie。

Tyler于1998年2月28日出生在King George V Memorial Hospital ,而Tyler自出生就患有严重的神经功能障碍。

Mains女士作为孩子的母亲有权享受一系列补贴来帮助她照顾孩子。

Mains女士向Centrelink申请了一系列福利金,包括儿童照顾津贴、家庭税务优惠及单亲家庭抚养费。

6个月后,Mains再次联系了Centrelink,要求再一次预支她的福利金。

多年来,这种情况经常发生。

在2005年至2011年期间,

Mains至少8次要求Centrelink预付她的补贴,

理由是她女儿患有慢性疾病。

从1998年到2013年,

Mains为她的孩子Tyler

挪用了共计209,114刀的公共资金。

然而,

她并没有告诉Centrelink的工作人员,

这个严重残疾的小女孩

在1998年8月

出生后仅五个月

就已经去世了。

让人震惊的是,

Centrelink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

Mains女士在之后的数年里一直延用此伎俩

领取着育儿津贴、家庭税收优惠和育儿费。

获得超过20万补贴

据报道,Centrelink的记录显示,在1998年10月的通话中,“罪犯明确表示Tyler还活着并且她在努力照顾她的女儿”。

Centrelink 2000年6月的一份文件称,Mains需要资金,因为她“正在照顾一名3岁的身患绝症的残疾儿童”,而且“没有钱买药”。

然而事实上,这个是时候,Tyler已经去世三年了。

在15年期间,

Mains获得了39404刀的儿童看护津贴

以及85,970刀的家庭税收优惠。

而实际上,

这些她都无权享受。

本周,Mains在悉尼唐宁中心地区法院(Sydney Downing Centre District Court)出庭。她已就三项欺诈获得经济利益的指控认罪,另外还有三项欺诈英联邦的指控。

她还被控一项抢劫和四项入店行窃罪名,此前她曾在悉尼的多家商店行窃。其中有一次,41岁的她在偷了一瓶威士忌后还打了一名店员。

假装洋娃娃是她的女儿

她的律师Marty Bernhaut?本周在法庭上表示,法官应该考虑到她的女儿“在5个月大时死去是一个非常可怕且悲惨的情况”。

他指出,

Mains对自己的孩子的死去感到非常痛苦,

以至于她“给洋娃娃穿上女儿的衣服,

假装那是她的女儿”。

的确,在法庭上,Mains女士看起来十分苦恼。

她前后摇晃着,有时她长时间闭上眼睛,偶尔能听到深呼吸的声音。

她的律师补充说,Mains从来没有工作过,既不会读也不会写。Tyler的死使她的生活陷入了“严重的贫困”之中,毒品和精神疾病使她的生活雪上加霜。

然而,在过去,当Centrelink对Tyler的病情进行多次调查时,Mains总是找到足够令人信服的借口让她继续受到补贴。

警方称:“罪犯积极主动地试图让Centrelink相信,她在这段时间内一直在照顾一个严重残疾的孩子。”

但她的律师表示,Mains“认知能力有限”,这意味着她实际上有权获得一系列其他未能申请的福利金。

Bernhaut认为,

在同一时期,她可能可以获得约69,696刀的Newstart津贴或者在残疾人支持方面获得近189,282刀的津贴。

残疾抚养费加起来只比她为照顾死去的女儿所获得的费用少2万刀。

四项盗窃罪

2013年,Mains停止了无端支付。然而,2017年,一场新的犯罪狂潮开始了。

在距离圣诞节只有三天的时间里,她抢劫了四家商店,其中一家两次。

2017年12月15日,她走进Lane Cove的一家卖酒商店,经理很了解她:“Alison离开商店,你在这里不受欢迎。”他说。

法庭文件显示,Mains只是简单地回答:“伏特加在哪?”我要一瓶伏特加。”

经理说她看起来“昏昏沉沉”的。

Mains偷了酒后直奔一辆等候的出租车。

“罪犯从座位上站起来打了一位店员的眼睛,”警方说。

第二天上午10点,她从St Leonards的一家BWS偷了伏特加;

当天下午6点半,她溜进了BWS的另一家分店,偷了一些法国白兰地。

第二天上午10点,她又回到了那家酒吧,带着另一瓶伏特加逃走了。

Bernhaut表示,Mains在抢劫案发生时有严重的精神问题,但随后接受了药物治疗。

Mains有一些列的问题,包括酗酒以及她曾在一家戒毒项目中待了几个月,她的律师要求在量刑时考虑到这一点。

“使用酒精的动机是麻木痛苦的情感体验,”他说。

到目前为止,Mains女士现已经偿还了她收到的补贴总额中的$25,000?。

目前,法院还未做出最终判决。判决被推迟到9月18日。

? 印象结语

若这位母亲是因为孩子过早离世而伤心过度并且精神崩溃每天把洋娃娃假装是自己的孩子

让自己活在幻想里不想醒来

那么我们都能理解这位可怜的妈妈

但如果这位女子是仗着澳洲优良的福利政策

打好算盘故意行骗的话

希望法院最终能够给出公正的判决

让骗子付出代价受到惩罚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