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西澳新闻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西澳新闻 >

FIFO矿工易“离婚”的争论越来越激烈

时间:2020-07-16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网管   点击:

 

【澳大利亚时报讯】一位前镍矿工人认为,​​与过去在该州偏远矿区辛苦劳作的工人相比,今天的FIFO工人工作十分悠闲,并且要轻松得多。

围绕石油和天然气及采矿业中所谓的“离婚名册”的争论,迈克尔·惠特沃思(Michael Whitworth)曾是80年代镍矿的一名操作员,他说他当年工作时,每个月只能回家四天。

惠特沃思在周三的《西澳大利亚州》报纸上发表的一封信中说,他轮班工作了8小时,分为10天轮班,然后是10天下午轮班,然后是一天休息,接着是十个夜班,然后是一周休息。

他写道:“对于1980年代在北方工作过的同龄人来说,今天的FIFO工人与之前的工人相比似乎非常轻松,”

他发表上述言论之前,澳大利亚制造工人工会(Australian Manufacturing Workers'Union)发出了强烈呼吁,要求因受COVID影响而飞入-飞出的人,日常工作状况恢复到疫情爆发之前的正常水平。

3月下旬疫情爆发后,许多澳大利亚主要矿业公司的工作时长都做出了调整,其中一些人,从每两周工作一周休假变为每四周工作和两周休假。

本周一,在拉弗顿附近萨拉森矿产控股公司(Saracen Mineral Holding)的Dervish矿山的一名工人死亡后,该行业也似乎陷入了更大的困境。

惠特沃思先生则表示,他之前工作的公司每年仅支付一次飞往珀斯的航班机票费用,或者工人乘着汽车往返3,000公里奔波于矿山与家庭之间,而他当年经常这样做。

他说,在他工作的地方,当年设有有三部投币式公用电话可供使用,到星期六晚上,电话前面排起了长队,电话机已装满硬币,“那时还没有移动电话和互联网”。

“每月在家四天,每周打一次电话和写一封信件,这样的生活状态与离婚十分相似。”

惠特沃斯先生告诉PerthNow的记者,当今这一代人的心态有所不同。

他说:“当我在工作时,我希望我的伴侣能处理几乎所有事情,我始终接受她的决定。”

“我可能并不总是能完全同意我不在时,我妻子所做的决定,但如果您想坚持这段关系,那就必须学会接受和妥协。”

“当今的一代,他们发短信询问另一半要在Aldi购买什么早餐。”

“相信我,在80年代发生了很多离婚案例,但我们那一辈人花在工作上的时间更长。

“我并不是说现在的年轻人没有花很多时间,但是他们拥有Skype,他们拥有互联网,并且比我们这一代人拥有更多的联系。

惠特沃思先生说,今天的FIFO工人对生活方式也抱有更高的期望,而他们应该先还清债务以确保自己的未来经济稳定。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