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你好,澳洲

时间:2014-08-28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湖北)夏阳   点击:

从国内来到澳洲,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完全陌生的感觉。细想起来,这份陌生感囊括了从东方到西方、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从社会主义到资本主义、从北半球的寒温带到南半球的亚热带的多个层面上的差异。因此,假如我此生没有机会被外星人劫持的话、假如我没有机会登上其他星球的话,那恐怕今后都不会再体验到比这更强烈的陌生感了。

澳洲的面积是768.23万平方公里,只比中国小了几圈。但是澳洲的人口密度是大约两个半人拥有一平方公里,而中国则大约125个人来平分这一平方公里。所以,当你刚从中国来到澳洲,你就会觉得好像只有中国人才佩称做群居动物,而这里的人们却是属于不同的物种。

除非是在市区的繁华街道,否则,走在路上,你永远都有万人空巷的感觉。路上如果迎面过来了人,你几乎是本能地想跟他打个招呼,至少也是考虑一下是否要打招呼。因为一旦错过,你就像是错过了一声空谷足音,然后就只剩下自己的脚步声了。一句话,从人口稠密的中国来到地广人稀的澳洲,拥挤感的突然消失,常常会使你那早已适应了拥挤的身体像突然失重了一样,显得那样手足无措。

澳洲的人烟稀少原本并不奇怪,因为在过去,众多的野生动植物才是这块大陆的“主人”,人类曾经只是这里的客人。数万年前,澳洲土著人登陆。那时,人类一定还保有着对自然的敬畏。但是,当此后欧洲白人再来时,人们就毫无顾忌地要反客为主了。于是,历史上澳洲曾泛滥过许多洪水以外的人为的灾祸。

比如说鼠灾。为了灭鼠,人们特意从欧洲引进了猫。猫来到这里,吃遍了老鼠,但是却没有东西来吃它们,这样,猫满为患,又成了灾;初来澳洲时,欧洲殖民者为了把这里布置得更像自己在欧洲的家园,就带来了几只兔子,以点缀庭院。胆小的兔子到了这儿,发现它们实在没什么可怕的——袋鼠、考拉都很友好,而且遍地都是吃不完的青草。很快,兔子家族就以惊人的速度壮大起来。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又成了灾。这时,人们觉得这里无论如何也不像是自己的家了,倒像是掉进了兔子窝。忍无可忍之际,政府打算下手围剿兔子。最初,政府还担心杀兔子会被百姓视为残忍之举,就先小心翼翼地搞民意测验,征求意见。不想,百姓却一致认为兔子该杀。于是乎,官民协力,大家动用了几乎一切手段来对付这些小东西。

猫兔之外,澳洲还闹过仙人掌灾、蟾蜍灾,以及其他规模还不配录入史书的种种生态之灾。原本一个清净安宁的大陆,顿时沸沸扬扬、动荡不安起来。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生态的改变都会带来烦恼。你看,澳洲这儿原来并没有马,欧洲人来时据说只带了7匹马。如今,澳洲的马儿早已数不胜数,赌马业也是蒸蒸日上。没有这7匹马的繁衍生息,澳洲人还不知要少掉多少乐趣。

今天,经过了几个世纪的磨合,澳州的生态已经基本上稳定了下来。这里的人们大都高举着保护生态环境的旗帜,也知道应该怎样与自然平等和谐相处。不过有时当你真的要跟有些小生灵们平起平坐、平分天下时,人类傲慢的天性常常还是让你觉得有几分不自在,人类的坏脾气也常常会使你生出一些烦恼来。

比如说,澳洲的蚂蚁多得不像话。因为人少,踩的面积小,所以蚂蚁社会就异常繁荣兴旺。有一次,我下车站在路边看地图看路牌。只站了几分钟,就有无数的蚂蚁想来我的脚上探索。想必一定是我挡了它们的道路。以后,走在路上,我就经常是在给这成群结队的蚂蚁让路。无论如何,你不能狠心去破坏一个这么有组织的队伍。偶尔,也会有一两个蚂蚁走迷了路,溜进了屋里。我顺手就驱逐了几个。然后,我开始意识到这个举动不太高明,因为随后就有源源不断的蚂蚁前来营救。一个个那煞有介事的认真样子,让你哭笑不得。我猜想,全世界的蚂蚁的责任心都应该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在中国,人太多,它们的环境太恶劣,这营救工作往往难以实施罢了。

澳洲的苍蝇也是多得出了名,人们把手在脸前赶苍蝇这个动作戏称为“澳大利亚式敬礼”。其实,澳洲本土上原来并没有这么多苍蝇,起码在库克船长开给英国女王的清单上没有特别提到它。也不是欧洲人带来了它。但是欧洲人却带来了牛马羊。于是,“鲜美”的牛马羊粪便哺育了苍蝇的子孙后代。澳洲人太少。所以这里的苍蝇没经过太多的磨难,又笨拙又缠人。走在路上,不仅头上有乌鸦在理直气壮地向你叫着板,身边也总会有几只苍蝇一路尾随而来,热情地跟你攀谈个不休。你赶走它一次,它并不觉得可能有杀身之祸,仍旧锲而不舍地卷土重来。那种执著真是叫人钦佩。我就想,假如它们来世都有幸投了人胎,那中国的苍蝇只配做梁上君子,而澳洲的苍蝇却有可能出落成业绩优秀的推销员。

要说的此类小烦恼还有很多。即使是乘车外出,你也得当心点——路边说不定会有袋鼠蹦出来跟你挑战呢。不过,每次当我抬头看见那纤尘不染的晴空时,我就会明白,所有这些烦恼都是值得的。

在自然面前,人类就应该保留点必要的谦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