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从饭局说起

时间:2014-10-01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非智   点击:

 

声言退出社团后,一下清静许多,叫吃饭的也少了。饭局一少,我突然悟出:噢,说社团活动,其实更多的是吃饭活动。社团成员之间,社团和社团之间,最多的交往,就是吃饭。有了饭局,就有了友谊,就有了兄弟姐妹的亲密。如果没有饭局,单单打打电话,或在微信上问好,这关系是很难牢固的。

这原也不奇怪,从古自今,人的好关系都是通过吃饭吃出来的,而且认真讲,中国文化就是吃的文化,你瞧,在我们的文字里,处处都可以看到这种与“吃“相关的字眼。底下这个调侃段子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

  谋生叫糊口;
工作叫饭碗;
受雇叫混饭;
占女人便宜叫吃豆腐;
女人漂亮叫秀色可餐;
受人欢迎叫吃香
不顾他人叫吃独食;
没人理会叫吃闭门羹;
嫉妒叫吃醋;
理解不透叫囫囵吞枣;
收入太少叫吃不饱;
负担太重叫吃不消;
犹豫不决叫吃不准;
负不起责任叫吃不了兜着走。

像这样的例子,也许还有更多,不过,无需都一一列出来。

人们都知道,吃,在中国人的心里是第一等大事,比什么还重要,如果有人请吃饭,那就是做了第一等大事了。所以,社团成员中,社团及社团之间的请吃饭,是在做大事,同时也是一种中国吃文化的发扬光大。人们通过吃饭感情加深,眼睛发亮,情绪高昂,有了更多的认同感。我们也可以在吃饭时看出,谁和谁关系密切,谁和谁理念相同。而且,去不去吃饭,也很有讲究的。如果请的人面子大,被请的人自然面子也大;如果请的人,身份卑微,被请的人有点名气的,就要考虑,是否吃这个饭。这种中国传统的观念,并不因为华人移民海外而有所改变。华人请吃饭还有个特点,就是喜欢有名人或名流到场,似乎因了这些名人名流到场,这饭才吃得有价值有档次。当然,被请吃饭的也会极为高兴的,因为毕竟同某某名人名流一起吃了饭。

所以我们看到,不管哪个社团只要有大型的吃饭活动,就一定邀请政府要员、华人政客、社团首领。有些社团首领则干脆就是饭局的常客,不管协会大小,人数众寡,场面如何,只要有饭局,都可以见到他们的身影,同时看到他们在华人报上闪出的形象。

除了诸多饭局和欢庆外,我似乎还没见到哪个华人社团号召其会员为社区做义务工作,比如,佩斯唐人街有些角落垃圾成堆,到现在也没看到哪个社团的会员主动义务地进行清理;再比如,华人协会宣传中国文化的方式多种多样,有唱歌跳舞,有承办大型的演出活动等,但就是没看到有一座华人图书馆。有些协会为此提出了建议和计划,可是大半年过去,连一个华文图书室都没见着,更不用说图书馆。当然,打扫大街和办图书馆等类活动,比之吃饭、登台讲话和演出唱歌,是寂寞多了,绝不是那些社团首领们所愿意干的事。

可是,我还记得鲁迅先生曾经讲过:“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中国的历史就是靠这些埋头苦干、拼命肯干的人写出来的,我也知道,海外的华人社团也是由这些埋头苦干、拼命肯干的会员撑起来的。没有这些埋头和拼命肯干的人,单单靠那些闪亮在舞台上或饭局里的头领们是做不出来的。

吃饭固然重要,召集大型活动也应该,登台讲话、照相登报也很正常,只是,在这些活动之余,是否也应该考虑更多的华人及澳洲社会的公益事业,做一些直接面对困顿之人的社会活动?至少教给困顿之人怎样“糊口”的本领。

由于饭局少了,喝酒也少了,也就有时间了;有时间了,不免想得就多了,也因此,在“胡思乱想”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见。但至少,我相信,这种看法和意见是在没喝酒的情况下说出来的,原则上还是清醒的。


2014年9月24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