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影子”

时间:2015-09-17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非智   点击:

 “影子”



在柏拉图的“ 影子”哲学里,他告诉读者,一旦人被习惯所束缚,就像 “洞穴 ”里的犯人,被锁在固定位置上,每日见到由背后的火所投射出来的“影子”,久而久之,就将“影子”当成真实的东西,即便有人将事实告诉他们,这些相信“影子”就是真实景象的“洞穴”人,不仅不接受事实,而且还把说实话的人臭骂一顿。可见,当人们已陷入习惯而把虚假东西当真时,要让他或她清醒,实在很难。人的固执在于总认为自己的看法观点是对的,对于即便是事实的东西,都一概加以否认或给予抵触。尤其是在情感上,人一旦将 “影子 ”当真,那么,感情风波就必然掀起。

杨吉萍最近感觉十分苦恼,已一同生活二年,结婚五年的她的丈夫,似乎有了外遇。最早的传言是从小苏那儿过来,小苏同她在同一栋楼,但不同办公室工作。都是华人,虽然不在同一公司,但每日电梯见面,久了就成熟人,渐渐两人成为朋友。

小苏虽已三十有几,但由于单身,没有孩子,每日打扮的很精神,常穿着最时髦流行的服装,在这栋办公楼里,即便是洋人美女很多,但她也是很显眼的。同小苏刚好不同,已结婚又有一个三岁女儿的杨吉萍,整日就是那身工作服,灰色或蓝色外套,里面白色衬衫,再配上灰色或蓝色长裤或裙子,总而言之,是一身职业女性的穿着,才刚过三十岁,她看起来已有三十五岁之年龄。小苏多次提醒她改变穿着,为自己化点妆,但似乎都无效。

“颜色清亮点,流行款式,诺,像我这裙子,刚出来的韩国款,好看吧,至少看了精神,对吧。再在这儿及这儿化点妆,你就立马漂亮年轻起来。 ”小苏在杨吉萍脸上比划着,很诚恳地对她说。杨吉萍看了看小苏穿着,“嘻嘻”了两声说 “不要怪我直言噢,你的年龄穿这种年轻人时髦裙子,看了很可笑,同你年龄不相配,颜色太年轻了,这种粉色的,给少女最适合。 ”小苏原本是一片好心,不料被杨吉萍反倒损了一顿,心里好生不快,便说 “我当然年轻啊,我喜欢粉色,这不是什么少女的颜色,是女人的颜色。灰色看起来老气横秋,那才不是女人的颜色。 ”

她们是在吃午餐时候,在楼底意大利午餐店坐在一起吃饭聊起来的。在澳洲午餐是最简单最随便的一餐,公司员工要么自带三明治,或汉堡包加一瓶饮料,要么到外面吃快餐,一般午餐时间是半小时,有的公司长一点,给予四十五分钟。刚好她们的公司都给了四十五分钟午餐时间,她们就常常在午餐时碰在一起聊天,谈谈周边发生的事,谈谈包括华人社区的一些新闻和小道消息,谈谈各自生活情况和一些有趣的活动,当然也谈服装和吃的,多是女人碰在一起愿意谈的内容。今天的话题就是服装和颜色,不料话刚开始,小苏就被杨吉萍呛了一下,虽然也不怎客气地回了一下,但似乎没什么谈话兴头。

这家意大利快餐店只开中午,而且午餐食品有限,要么是薯条加汉堡包,要么是意大利空心面,还有就是炸的香肠鸡翅等,这些食品在中国人眼里是填肚子没营养的东西。一般小苏只吃一些水果蔬菜沙拉,这个店有卖那种小份塑料盒装着的沙拉。杨吉萍则是喜欢炸鸡翅及汉堡包之类的食品,尽管媒体一直在说,这种食品虽吃不死人,但没有一点营养,杨吉萍就是喜欢,她不喜欢蔬菜水果,偶尔也自己带些午餐来吃,她喜欢吃完午餐后喝杯咖啡,这家午餐店,自己也做咖啡卖给客人,味道还不错,杨吉萍喜欢,也就常常午餐到这儿。午餐时到这家意大利咖啡店见面聊天,也是她们每天必然的一个程序,一般是小苏在大约 12点 20分到,杨吉萍在 12点半到。小苏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律师助理,时间比较有弹性,杨吉萍是一家移民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般要到准点才吃午饭和下班。

在这个办公楼下的这家意大利午餐店,生意热闹,周围几家办公楼的人都到这儿用午餐。餐厅不大,可容纳二十几个人,多数人打了包就走,在店里多是喝咖啡的。面对圣乔治大街,正是城里最繁忙的大街,用车水马龙形容不过分。这正是午餐时间,街上行人很多是从办公楼出来的上班族,多数脸无表情,行走匆匆。

对着突然沉默的小苏,杨吉萍觉察到她刚才说小苏穿着同年龄不配,是得罪了小苏,她想缓解一下气氛,便指着来往匆匆的人说: “澳洲人穿着是很随便的,你瞧,那位大妈穿着大红色的长裙,样子怪滑稽的,你不觉得吗? ”看到一个上了岁数的大妈穿着红色衣服,杨吉萍指出来,原本是想告诉小苏说,她的粉红色穿着没什么奇怪的,岁数大穿艳丽色彩的服装大有人在,但不料,这一指的是个约有六十岁身材肥胖的洋女人,这下,小苏就更加不高兴了。

“哼,你以为你清新啊?老土气就是老土气,还看不起穿着鲜明的人啊。澳洲人穿着随便世界有名的,但也没有像你一样天天那身灰暗。 ”

杨吉萍知道又说错话了,忙赔笑地说 “那也是,那也是。我是过于古板,没办法啊,做母亲了,老公整天忙着,我回家里就得接小孩,煮饭,整理家务,哪里有时间化妆挑衣服穿?你单身,生活简单,其实我好羡慕哦。 ”她把最后一口咖啡喝完,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 “该回去上班了。 ”

小苏也站起来,说“是该再打工去了。 ” 她握了一下杨吉萍的手后说: “ 我认识你老公,我们见过面。 ”

“真的,你还没到过我家呢,在哪见过? ”

“在一次华人社团活动,你老公还是嘉宾呢。我看过你同他合影的照片,所以一眼就认出他。呵呵,长得不是很帅,但很有魅力噢。 ”说完,抽身走了,杨吉萍愣了会儿,有点摸不着头绪,但还是急急地赶去上班。

小苏几句没有头绪的话,令杨吉萍整个下午都在郁闷之中:什么时候丈夫成了华人社团嘉宾?她怎么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也参与华人社团活动,没听他说过,而且这个小苏竟然也是华人社团的一员,什么时候见过她的丈夫,从没提过,今天突然说起,什么意思?

等不到下班时间到,杨吉萍就给小苏打手机,说她想在下班后在办公楼下大厅见她一面。

下班后,杨吉萍早早就在楼下大厅等着,大约十五分钟后,艳丽招展的小苏从电梯出来,见到杨吉萍说 “啊,对不起,手头有事,一时放不下,让你久等了。你找我什么事?说。 ”

“你是怎么认识我丈夫的? ”

“我没有认识你丈夫啊,我只说过我见过你丈夫,概念不同的,你得搞明白。 ”

“在哪里?什么时候? ”

“时间忘了,地点是在一次商会晚宴上,他同一个女孩正好和我们同一桌呢。 ”

“女孩?你说什么女孩?你认识那女孩? ”

“不认识,但眼熟。怎么了你?有什么不对头? ”小苏看到杨吉萍那种焦虑神色,倒有点紧张。

杨吉萍也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可笑,就试着放松自己,说: “噢,没什么,我只是问问,因为我老公从来不参与社团活动的,如果有参与,他一定会告诉我,没告诉我,不让我知道,我就有点奇怪,只是这样而已,没事的。 ”杨吉萍笑笑地说,然后握了握小苏的手说 “不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再见了。 ”

望着急匆匆走出办公楼的杨吉萍,小苏的嘴角微微起了笑意。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