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影子

时间:2015-09-24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非智   点击:

 影子

只是一句话,说了个“影子 ”,就让杨吉萍心神不定,这时的杨吉萍,已不把那 “影子 ” 只当成影子,而是认为是一个事实,一个他丈夫有什么事瞒着她的事实,至少,他参加社团活动为什么不告诉她,还有哪个女孩是谁?

从那一天起,杨吉萍就开始留心他老公的言行举止,而且还特意到网上去查,有关男人出轨的种种特征并拿来同她老公的行为对照,这一对照,似乎更证明了她的正确。

男人出轨的特征:沉默、装傻、忙碌、瞌睡、漠然、忘记、愤怒。这是网上有关怎样维护好婚姻关系的一个颇有名气的网站指导老师的文章,这类指导人们维护好婚姻关系的网站和专家,其实,常常起了破坏婚姻的作用。这些所谓的专家指导老师,常常会教你怎样防范你的丈夫或妻子,怎样让你在没有或不存在的事实面前去做判断,把这些不存在或没有的事实变成真正的事实,这也就是把“影子”当事实的一种实践。杨吉萍看了男人出轨特征之后,即刻断定他的老公具有这些特征的大部分。

沉默,那真是,以前夸夸其谈的他,现在基本上一天见面讲不了几句话;装傻,那确实存在,那一天晚上回家问他有关参加商会活动的事,他就装傻说不记得有这么回事,她还不敢提那个女孩子的事呢;忙碌,那没说的,他老公几乎整天在外,说是忙公司的事,他那个烂公司有什么事?没什么业务,无非就是上下班,竟那么忙碌?瞌睡,这点倒没有,她老公似乎没有什么睡眠,总是熬夜,不知在同谁发微信;如果说漠然,那倒是可以感觉到,他基本上没什么要求,怎么可能? 一个正在壮年期的男人没有欲望?有时整个月碰都不碰她一次,这点最令她怀疑她老公有外遇,至于其它什么“忘记、愤怒”的,那是太经常了。这样一对照,杨吉萍心里完全清楚了,老公有外遇出轨是无可争辩的事实,接下来,是该怎样同老公处理这事的事了。

她主动提出搬到女儿房间同女儿睡觉,理由是这样才能更好照看女儿。丈夫开始觉得这主意有点怪怪,女儿三岁之前,她都没有想到同女儿一起睡,现在怎会有这想法?不过,他只是点点头,没意见。

接下来,杨吉萍再同小苏在意大利咖啡店午餐见面时,详细问了那女孩的事。

“说实在的,已过了有一段时间,我也记不清了。那是我的朋友请我参加的商会晚宴活动,你知道我原本对这些活动也不是很有兴趣的。 ”小苏说,

“你没有任何印象那女孩的样子?你不是说有点眼熟? ”杨吉萍喝了口咖啡,装着不在意的样子说,

“实在记不大清楚,好像个子不是很高,一张鹅蛋脸,瘦瘦的,挺苗条的,岁数我不知道,但因为个子小,又瘦,所以看起来像女孩,这是我能记起来的,拜托了,不要再问我了,那个女孩对你有那么重要吗 ?你是怀疑你老公有什么问题了? ”小苏说着,把身子往前靠近杨吉萍,声音低沉地说 “你可别傻,无中生有。你老公同那个女孩在一起,不代表他同那女孩有什么关系,虽然我知道那女孩在华人区好像挺活跃的。 ”

这一句“ 挺活跃”的,令杨吉萍有了点信心,一个在华人社区挺活跃的女孩,一定能问得到,一定能找出来,她相信她可以查个水落石出。

虽然只是个“影子”,但这个“影子”已在那里,而且看来似乎实实在在的存在,这已不是影子的问题,在杨吉萍看来,这个在华人社团挺活跃的女孩,将很快浮出水面,不久,她就会告诉小苏,她很眼熟的那个女孩是谁了。

其实不要等到杨吉萍去探究那个女孩是谁,二天后的一个中午,还是在那家意大利餐店,小苏问杨吉萍“你平常看华文报吗?” “很少,我不常到华人街,周围又拿不到报纸。” 这个城市有四份华文报,都是免费的,但要看到这些华文报,只能到华人街,虽然在一些华人居住的地方的商场,偶尔也可以看到一两份报纸,但多数是过期的报纸,杨吉萍实话实说,真的很少看华文报,对于发生在华人社区的事,基本不知,最多就是从小苏那儿得到些有关华人的小道消息。

“你知道你老公还是社团的积极分子呢。” “不可能,你随便说说吧?” “嗨,我什么时候骗你?” 小苏从她的包里抽出一份报纸,那是一份发行量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华文时报,打开报纸,小苏指着一副照片说:“你瞧,这不是你老公吗?” 杨吉萍把头靠近报纸一看,果然是她老公同其他几个男女华人在一次什么活动上的照片,照片底下还写着活动来宾之类的话,“怎么可能?他从没说他参与华人社团啊。” “只是他没告诉你罢了,站在他左边的就是那女孩,认识吗?” 杨吉萍将报纸拿过来,仔细地瞧了瞧,说“是有点面熟的。” “挺有点名气的女孩啊,还主持过活动呢。” 小苏这一说,杨吉萍记起来了,她曾参加过一次一个社团的春节联欢活动,见过这位女孩在主持节目。“哦,是她?” 杨吉萍想,这女孩该不会同老公有什么关系吧,这是个社团活跃人物,同多数华人大佬都很熟,应该同她老公没什么搭界的,她心里只是纳闷她老公何以参加这些活动而不告诉她,“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她问,“看报纸内容就知道。”小苏说,杨吉萍把简讯读了,才知道是上周一次华人迎接大陆来的艺术家活动,“据说你老公是一个协会的副秘书长,这个女孩好像是秘书长之类的人物。” “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不关心华人社区的事?” “不参与,不等于不关心,是吗?我经常看华文报,尤其喜欢那个笔名叫无理的文章。”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老公参与社团活动?” “他好像新近才加入吧,我也不太清楚。” “你说的就是这个女孩同我老公参加商会晚宴?” “是的,二个人很熟的样子,所以我才告诉你。你不要想到哪里去,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关系,不过是社团活动,一起参加吧。不过,留心点,心里有数,总比闷在鼓里好,对吧?” 杨吉萍没有吭声,只是说“能把报纸给我吗?” “当然,我带来就是要给你的啊。”

在分手前,小苏特意对杨吉萍说:“我建议你还是注意改变一下你的形象吧,别总那么老土。” 这次,杨吉萍没有被伤害的感觉,反倒觉得是一种善意提醒,便说“谢谢了,我会注意的。”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