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幸福的感受

时间:2015-10-22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非智   点击:

 最后一缕阳光从窗帘上移开,房间里的光线即刻暗淡下来,他看着落入山脉的夕阳,盯着夕阳完全隐没山后,才发觉自己似乎呆坐窗前已有很长时间了。

傍午时分,在电脑上敲完了小说《奔忙》最后一行字后,他就坐到窗前凝视窗外那慢慢挪动的太阳。

黄昏的太阳,闪着金光,但不刺眼,澳洲的天空,清澈蔚蓝,悬在空中的太阳,显得又圆又大,像个高悬空中闪亮的铜盘。他突然感受到这自然之美,平日多是埋头伏案,没有体验到这西澳黄昏之景的迷人之处。

生活的美到处存在,只是我们没有去发现,我们忙于工作、忙于赚钱、忙于养家糊口、忙于虚有的社团活动、忙于在细小的纷争中纠结,却忽略了生活中上帝所赐予的自然之美。他想,这种夕阳之景色,应该是经常都有,只是自己不留心,不在意。真的,有多少人会对每日所见的夕阳去作什么感慨,除了那句著名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古人的感慨外,现在的人,再对夕阳之景发什么议论,一定会被认为要么是“文学青年”,要么是“傻B”。他不会对夕阳发什么感慨的,这是自然之景,太阳有上升有落下,每日循环往复,不因人的意志而有任何变化,他只是觉得,这圆圆的发亮的铜盘,就这样慢慢落入远处绵延的山体,然后消失,是有点可惜,他希望这个闪亮的圆体能那么漂亮地高悬空中而不沉入山脉。他自己在内心里说着:美的东西总是消失得很快,就像一个漂亮的女人,随着光阴的运转,一眨眼,漂亮之色就消失,留下的只有黯然。

他在渐渐暗下来的房间里,呆坐不动,也懒得打开灯。在暗黑中,可以做任何想做的梦,可以让思路任意飞翔。

对面的卡拉蒙堤山已亮起点点灯光,隐隐约约,像洒落的星星。他知道山那边住着许多人家,而且多数是从英国移民过来的英国人,说来也奇怪,生活在海岛的英国人,对山的情感似乎胜过对海的情感,他们移民到西澳后,多数人选择住到山上。望着灯光闪闪的远山,他想像着在灯光里的人是怎样生活,在那里,每一个闪亮的灯点,是否都会有一个有趣又独特的故事?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真会是这样吗?是否每个人,每个家庭对幸福都有同样感觉?难道说不幸的人各有不同?他并不这样认为,他觉得幸福来自人的内心,每个人对幸福感受不同。这个人可能会因为能吃上一顿美食而深感幸福,但对于经常饱食美餐的另一个人来说,享用美餐并没有什么幸福可言,他或她的幸福,或许是在拥有情人的温柔时才真正感受到。他觉得痛苦的感受是一样的,不幸的人和家庭,所感受的不幸和痛苦是一样的,当然,他想,托尔斯泰说的应该是指造成家庭不幸的原因各有不同。

他不知道他是幸福还是不幸福,有这么一个家,同许多人一样,二个孩子,虽然都是女的,但他喜欢,他喜欢女孩子,喜欢女儿胜于男孩,他没有中国传统的男性传宗接代的思想,他觉得女性也照样传宗接代,而且是更直接的传宗接代,因为任何一个人,都要从女性的子宫里出来。他对女人有着一种特别的感觉,用另一句话说,他是“好色”的。他的好色仅在于对那些优雅有内涵漂亮的女人的欣赏和爱慕,他很少对其它女人表示他的这种“好色”的爱慕,除了对妻子说过爱的话,他在结婚后,还真的没有外遇。

他的妻子优雅有风姿,但性格倔强,是个好女人但没有女人的温柔。他认为女人要像水,让男人泡在水中被慢慢柔化掉;女人不能是火,虽然火是热情温暖,但火很容易将靠近她的男人烧伤。他想到他的女人是火而不是水,因为他的女人常常把想亲近她的他烧得遍体鳞伤。他有一个火一样热情的妻子,却没给他带来什么幸福感,他有着两个刚读幼儿园的女儿,但因为对她们的妈妈更贴近而疏远他,也常常令他心伤,他真不知道自己是幸福还是不幸福。

拥有个优雅有风度的妻子,养了二个可爱漂亮的女儿,居住在人们眼里看来是豪宅的大屋子,驾驶着成功人士的奔驰轿车,在西澳华人眼里,他是幸福的。一个人的幸福,常常是在他人的眼里和嘴里,很多时候并不是自己感受到的那种幸福,你认为他拥有了这些很幸福,但他并不这样认为,他有他的苦衷,这种苦衷他人还不能理解,而他也不便开口说出,这在很多认识他的华人看来,是他“生在福中不知福”,不懂得珍惜。

人们的幸福常由他人断定,他觉得真的奇怪。幸福是一种内心感受,更确切地说,是一种精神上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自己清楚,他人何以知道自己幸福不幸福?如果说快乐,那是另一回事,快乐是一种经历,或是一种体验,一种身心的快感的体验,更多是在于感官的享受而引起的快感,是否快乐,外人可以马上感觉到。快乐也是一种选择,你选择了一件令你感官愉悦的事,你就会有快乐的感觉。就像在暗黑中任意思维,让思路流水般倾泻,然后,喝点小酒,几分醉意,那也是一种快乐。

“怎么不开灯?你睡着了?”妻子将房间的灯打开,霎时,把他从昏昏沉沉的迷蒙中惊醒,也把他任意的思路打断。
“你没睡?自己一个人喝酒?发生什么事了?”妻子惊讶地问,这以前,是很少看到他独自喝酒的,他喜欢招呼朋友一起喝酒,但却没有独自喝酒的习惯。

把杯中那口红酒喝了后,他缓缓站起来,说“这真是一种享受,一种快乐。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我原一直认为,我们间的性才是快乐,其实独自一人在沉静中喝酒,也是一种快乐。”
“你醉了。”他妻子冷静地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在想我是不是幸福,我拥有你是不是幸福?我有快乐,但我不知道我到底幸不幸福。”
“你真是,有快乐,还不幸福?快乐就是幸福的表现。”妻子认真地说,
“噢,这是你的认为。那你幸福吗?”
“幸福啊,我天天快快乐乐的,当然幸福了。”
他没有说话,又坐回椅子上。
“吃晚饭了,别再呆坐着。”
妻子说完,转身走了,心里极为纳闷。

他没有动身去吃饭,呆呆凝视着远处灯光,“是否她就住在哪里,那山边?” 他想,一次偶然见面,一次简单聊几句,一次微笑的点头,竟让他久久不忘。

那女子端雅秀丽,鹅蛋脸,眼神娇柔,有个歌星的嗓音。他是在那次几个朋友聚会时见到她的,静静坐在一边,很少开口说话的她,叫喝酒,总不推迟,但每次也只是礼貌地举起酒杯,在嘴唇上碰了碰,不管那个疯子般,见到女人就亢奋的孙哥怎么鼓噪,怎么自己先把一大杯酒喝了,嚷叫要她也把杯里的酒也喝了,她始终微笑着,不动声色。他惊讶于她的淡定,也为她的柔雅美色而吸引。

第一次见面,不熟,故此只聊了几句,她告诉他住在城市西边的山城区,已在西澳住了三年,没几个朋友,这孙哥是国内认识的,已是多年朋友,所以说话不遮拦。

他不好问她职业,也许在中国问人家职业很正常,但在澳洲,一般不轻易问这个问题。过后孙哥告诉他,这女子在出国前,曾是个大学教师,已同丈夫离异多年,目前带着一个孩子移居西澳。“她很少参加社团活动,一般都待在家,对《易经》很有研究。是个没有风情的女人。”孙哥贴近他的耳朵说,“我一直想勾搭她,从国内到这儿,都没成功,难,一个没风情也不懂风情的书呆子。”

他知道这类女子才最有风情,她们的风情不随意展现,不对那些粗俗的男人展现,一旦她们碰到知心知己,在精神上能沟通的男人,就会由衷展示出那份风情,那份娇情和那份温柔。这类女子不同于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是那种能胜任任何场面,能同任何男人打交道,而且是能让男人即刻觉得很容易接近,很容易向前发展的女人,但实际上,在多数男人误判的情况下,却轻易被掌控在她手里。他就是这样被掌控在她手里,尽管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也常常对她误判,而陷入无奈和困顿中,甚至有时搞得他极为恼怒。他知道她妻子是个内心强大的女人,而她不是,这位文静柔雅的女子没有那种强大的心力,她不是那种“心外无物”的人,她有着深厚情感,但轻易不显露,她有着柔和,却用冷漠装饰,他是个社会工作者,对这类女性有过了解。

是否有一见上眼缘之感觉?他想到,对于一见钟情之说,他不认为是个事实,什么叫钟情?是不是就是爱情?固然不是,那种一见就爱上是不真实可靠的,说喜欢,有可能,说有缘分,更确切。他只是隐隐觉得这是个能同他在一个页面上有共同意识和语言的女人,但是不是就是能够共同生活的女人,却很难说。常常有共同兴趣和语言,可以成为好朋友,但却成不了情人或妻子。这是一个铜币上的两个面,共存,却各自一面,无法融合。

这是个九月的夜晚,天气还有点凉意,虽然在白天要脱掉外套,但到夜里,就有寒冷的感觉,在屋子呆坐呆想许久,妻子没有再来叫他吃晚饭,倒是二个女儿玲玲和宁宁先后来叫他,他都只是应了声,没有动身,他又连续喝了二半杯酒,感觉有点醉意,他觉得这样才舒服,内心也开始快乐起来。

这已是很久他没有想过除了妻子外的另外女人,他知道这次他似乎有点动真的。有人令他想起,也是一件愉悦的事,总比整日误判他的妻子而导致冲突好。

他知道这种让思路任意飞翔是一种快乐,不是幸福。他没有幸福可言,不过是日常生活,偶尔胡思乱想,却没有一次像现在竟能想出点快乐。

他觉得肚子有点饿,想到还是得吃点饭,便有些踉跄地走出房间。二个女儿已吃完回她们房间,妻子也正在收拾碗筷,见到他,便说,“自己快乐完了?饭还热着,我端给你,菜我再热一下。”她不再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也不想知道什么事,如果他不说的话。不过,她也准备一旦他想同她谈论事儿,她也想好好地谈,近年来,她已极少主动同他沟通谈论自己的想法,生活在一起久了,似乎一切都变得淡然。

他没有提起他的思路,也不再问幸福不幸福。现实生活中,肚子饿了,有人为你准备饭菜,那就是幸福,如果连一顿饭都吃不了,都还要自己煮给自己吃,那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他往嘴里送饭时,这样想着。

照理,他是幸福的,毕竟有人给他做饭,他想,如果哪一天,夫妻离席不再在同一桌吃饭,那问题就来了。可是,怎样才能判断出他妻子的思路和在生活上的用意?看来,还得去请教熟读《易经》的她,让她给他算几卦,顺便找机会认识她同她多聊聊。

2015年9月8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