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过生日(上)

时间:2011-02-24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Sunny刘雅君   点击:

岁过三十进入中年,那些为怎么过生日而争论的面红耳赤,为一个生日礼物持续数天的激动或失望,都已然不自觉地自动退场,刻意而为的是故意免提自己的生日,也给先生适时下点儿蒙汗药让他暂时忘却躺在身旁的那颗昔日常青树的实际年轮,妄图给他造成一种青春一如当年的错觉,让那残存而卷缩一团的那点儿欲绽还羞的青春小尾巴时不常地蠢蠢欲动一下,跳动的脉搏告慰自己虽无青春之貌但犹存爱美之心也是好的,要不怎么说“哀莫大于心死”呢。

这番娘怕提起生日催人老,那番女儿却整天把生日挂在嘴边秀快乐。澳洲的小朋友幸福得遭人妒,一年一度的生日绝对是全家费心亲朋动员的重大盛事,必不可少的生日Party,精心准备的生日节目,费心准备的生日伙食,不仅让那个几年前的当天呱呱坠地的小寿星乐得心花怒放眉开眼笑,也让被邀的客人小朋友玩得十足起劲笑得万分灿烂,快乐幸福之情溢于言表啊。

于是,俺们家本来一年三度的生日就退缩成了女儿的专场了,女儿可能还未意识吸取到浓缩就是精华的精髓,每参加一次生日party回来,就嚷嚷着自己要过生日,请同学朋友来到家里欢聚一堂,任爹娘怎么解释,平日里被视为冰雪聪明的她都似懂非懂,照提不误。女儿说得多了,娘的内心就愧疚了,于是只好“灵机一动”,反正自己决定不过生日了,那女儿就一年过两次也未免不可,遂定为半岁过一次生日。当然,在女儿眼里,有时候,吃,特别是那种平日里不常吃或吃不着的美食,永远放在第一位,虽然那个永远很多时候持续得那么短暂。不说糊弄,不都是为了折中吗,半岁的那个生日俺就也不大张旗鼓地操办了,买个生日蛋糕就算打发啦,为的是讨个皆大欢喜。

本该热闹闹的“生日”这么静悄悄地进行,自然非属常态,在澳洲办得热热闹闹,在国内就更不寂寞了,只要是决定要过的生日。

那天在生日party上,女儿同学的妈妈好奇心大发,找我讨论澳洲与中国过生日有何异同的课题,俺起先还微笑而礼貌且老实地告诉她,在中国,小朋友的生日也是个很隆重的日子,小寿星打扮得王子公主摸样,邀请好友,大宴宾朋,点蜡烛切蛋糕,欢声笑语汗牛充栋。

“一般都邀请哪些人来和小孩过生日?”那妈妈环视一周,不知是否在掐算她放到中国还会不水被排在被邀约的队伍之列。

“亲戚,朋友,同事。”俺简短回答。

“同事?”她瞪大眼睛,“中国的小孩从小就打工吗?比澳洲小朋友还要早?”然后自作主张地舒一口气,想到她女儿和当日小寿星的关系,“应该是同学吧!”

“NO,是同事。”我纠正她的习惯性思维再次肯定,继而就突然一种恶作剧心理了,“是父母的同事,被邀请参加生日Party的客人都是和父母或者爷爷奶奶有关系的,而基本上与生日之星毫无瓜葛的。”

她就又迷糊了:“为什么不邀请TA的同学朋友,那些人来过生日是为了什么呢?”

“送礼啊。”

她看着摆满桌面的生日贺卡与包装得五彩斑斓的生日礼物,作出一副原来如此的知情相:“哦,听说这些MADE IN CHINA的礼物在中国很便宜,你们可以多送几个。”

我笑态即刻就变得有点儿夸张,下意识地以手遮面,继续恶作:“这些礼物?NO,都上不了台面出不了手,要送就送钱。”

“送钱?”虽说很多中文版的教科书上一口咬定,资本主义社会里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但在这位妈妈的脑海辞典与短短数十年的人生历程中,估计还没遇到过自己小孩过生日收到作为礼物的金钱,也从没送过他人金钱作为生日礼物,眼睛瞪得似铜铃,满心疑惑还不忘问,“送多少?”

我本来不想再进一步解释,想以“随便”来了结,但又负着一贯的即便是恶作剧也要诚实守信的作风,耐心点拨:“送多少,那要看关系远近。”然后等着她进一步继续发问。

“哦,”她作恍然大悟状,点点头,我以为她不想探听隐私而不再深究,刚想作罢,不料她又问,“你送别人多少?”

“我?”我一时懵懂,没想到惹火上身要现身说法了呢,“看情况,一般200块吧。”

“哦,那别人送你多少,也是200块吧。”她依此类推。

“不,如果我送200,别人一般来说要回送得多一点,比如说250。”话刚一出口,俺立刻就感到自己像那个数字了,也真是,干吗要说的那么一清二楚的。

“啊?为什么?”她又瞪眼。

“呵呵,情况就是这样,下次轮到对方再过生日,你得送300。”具体隐情我也挖不出,风俗如此,只好继续恶搞。

“哦,那你就能收到350了。”她瞬间就学会举一反三了,“但这样下去,到多少数字才能封顶呢?而且这样好累啊,特别是对于穷家庭来说。”

嗯,这个封顶数字,我自然不知道,当然也不能回答,关系能存续多长时间尚且不能保证呢。但,累,是肯定的,这就是所谓的攀比。

于是,我点点头,没有言语。

她自言自语感叹:“不过,生日是大事,穷过富过,只要开心过就行了。”

我心扉恻动,牢牢记住了这句总结陈词,现在就有想起了TA,在澳洲国庆日,因为女儿一直兴奋地告诉国内的亲朋:“今天是澳大利亚的生日,我们要高高兴兴地出去玩。”

很遗憾,今年的国庆不如去年,天鹅河两岸的儿童玩乐设施删减不少,连半小时的烟花燃放也比间断几次,但女儿的高兴,人们的欢乐,仍然不减往年,穷,但仍然很开心。

于是,俺也抛开种种思虑跟着女儿与大家伙一起快快乐乐地穷开心起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