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家在珀斯

时间:2011-03-10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珀斯】赵尚林   点击:

07年的1 月,儿子在珀斯科亭大学读书,我们夫妻思儿心切,便从中国万里迢迢的来到了大洋彼岸的珀斯。

那时的珀斯,在我们的心中,陌生的就像天边的星斗。只是儿子在这里上学,我们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叫珀斯,是澳大利亚西部的沿海城市,在南半球。和北京在同一个经度,和上海和杭州纬度相对,属于亚热带气候。儿子说。珀斯最低温度七,八度,不下雪。我从小对冬天和寒冷恐惧,而珀斯正满足了我的这个要求,所以当儿子接到科亭大学的通知,我从心眼里高兴,好地方,将来我们一家子都去。可是,孩子他可从来没离开过家门,没有离开过妈妈,到那样一个生地方能行吗?学习生活能习惯吗,能站住脚吗?

柔肠百转。

儿子离家远行的那天清晨,我放飞了一只白鸽,那鸽子,在我的家园上空盘旋一周,然后就向南方,向大海的方向飞去了,白云漠糊了我的视线。

从此,我的心也就到了南半球,到了珀斯,那怕远隔着千山万水。却在我的心间啊!和我的心脏一起跳动。

我房间大厅挂着一幅书法:观海望澜。

一晃,一年多过去了。

飞机在太平洋上空飞行,空中小姐告诉我们,珀斯就要到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开了飞机的玻璃窗罩,一束阳光照亮了机舱,向飞机外看去,东方的太阳从大海上升起来。红艳艳的像一个透明的桔子,不,像烧红的铁球。海水都烧着了,亮晃晃发着光,一条海上的金光大道,幽幽的海蓝,桔红的金光,海因这桔红而更加深遂,阳光因为这海蓝更加艳丽,在海里行驶着的大船,在阳光的照耀下,白色的船身上镀着金,高擎着船帆,犁波斩浪,抒情而又豪迈。

我和儿子在珀斯机场见面了,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观察着周围的景色,大海,白帆,绿树,红瓦构成了这座城市的底色,人与自然的合协,大海与海岸的交唱,天与地之间的赞美,我真的好像是进入了天堂。你躺在绿茵茵的草坪上,雪白的鸽子会成群列队的欢迎你,飞到你的肩膀上,为你弹去一路的风尘; 你在海边散步,白天鹅会款款的走到你的面前,给你献上一曲天鹅舞; 你到海里游泳,那热带的鱼儿白晃晃的在你前边做秀,告诉你怎样的和大海游戏玩逗。

在珀斯和儿子相聚的日子,心里比蜜甜。

儿子的房子是租住的,我们来了他就只好住在另一个房子的地板上,时值盛夏,气温在四十度以上,他的房子透风又不好,时常把他夜里热起来,身上长了痱子,我们住在他的房间里心里感受着他的孝心。他和媳妇用打工的钱让我们游览了澳大利亚的大部份城市,悉尼歌舞剧院,墨尔本的企鹅,堪培拉的国会大厅。美丽的岛国澳大利亚风光绮丽,辉煌精彩,这是我原来没有想到的美丽。

但是,我依然喜欢珀斯,如果说她们是丰富多彩,绚丽多姿,而我独爱珀斯的优雅宁静,舒适宜人,如果说他们是一首激昂的交响乐,而珀斯就是宁静的小夜曲。轻轻的晚风,如银的月光,椰林,沙滩,海浪在远处轻轻的吟唱------

四十天,我回去了。 珀斯,我梦中的情人。

11年1 月11日,农历腊月初八,我第二次蹬上了去往澳大利亚珀斯的飞机,在飞机上踏实的睡了个觉, 一觉醒来,东方已经露出了一片霞光,天要亮了,此时是在太平洋上空飞行,海上黑幽幽的一片静寂。我想,我的家人,老婆,儿子,儿媳,小孙女在家里的房子里睡觉呢,我告诉他们八点到机场。八点半接我就可以了。

这次来珀斯,心情和上次大不一样。

儿子于09年在科亭毕业。在珀斯的医院参加了工作,儿媳妇在一所装饰学校里读书,10年6月,儿子在珀斯买了房子。10月19号,又生了一个女孩。高兴的事情一个接一个的往眼前来,老婆就已经来到了澳大利亚伺候月子。我的一家子五口人,已经有四口在这了,我的心情充实而又惬意。

珀斯是我的家,在这里我已经当了爷爷。

10月19号晚八时,我独自一人去外环线公园散步,月光如银,公园里盛开的花儿像一张张笑脸,天地祥和而又宁静。我的电话响了,是儿子从国外打来了的:“爸爸,艳超生了个女孩,你当爷爷了,”我一脸惊诧。“怎么这么巧啊”因为我老婆是昨天坐飞机过去的。孩子当天就生了?儿子告诉我:“我妈夜十一点下了飞机。艳超两点就犯了病。”啊,天哪,这孩子在肚子里等奶奶,看见奶奶来了就赶紧的见面。这孙女。

母子平安,啊弥陀佛!我看着天上的明月,向远方的澳大利亚默默的说。

那时,我正装饰着新买的一幢楼房,装修的师傅问我电视墙的背景装饰成什么样子。我脱口而出。大海的底色,海上飞着海雁,海的另一边是行进的高高的帆船。我一家子都在澳大利亚,离不开海,离不开飞呀。作厨房的玻璃钢门时,雕刻玻璃的师傅给我一本书,书里有许多的图案。对我说:“你要什么图案,我们就给您雕刻什么图案。”我翻了翻,看见了一个大帆船,边上是几棵椰子树,一轮红红的太阳在天上高高的照着。我说:“就这个吧。”

我想好了孙女的名字,叫一帆,大名叫赵一帆,一帆风顺吗!

飞机滑着温柔的曲线下降到珀斯机场。

清晨的珀斯啊,像一个美丽的少女站在大洋岸边。聘聘婷婷,霞光给她肌肤涂上了一层颜红,青春亮丽。城围着海,海围着城,天鹅湖像一块巨大的镜子镶嵌在城市中间,银光闪烁,那是上帝安排好的为这美人梳妆用的。

我走进了在珀斯的新家,儿媳妇把孙女抱给我看,孙女圆圆的脸,大大的眼,洁白的皮肤,腮边两个酒涡。我轻轻的叫了一声一帆,那孩子竟向我笑了,而且笑出了声音。我高兴的眼泪都出来了。我紧紧抱着她,我的孙女,我的宝贝!

宽敞明亮的两层别墅,结构合理实用,清凉的海风吹进来,一扫旅途的疲惫。院子里植着绿色的草皮,墙边上栽着各色小花和像征生命力的火炬树。草坪里自动给水装置喷洒着水雾,后院的敞房内安装了紫色的木条地板,墙边是独具匠心的喷泉,黑色大理石做成的烧烤桌,紫色地板上放着黑色玻璃桌椅,那是专门用来吃烧烤喝啤酒的。我们一家子的生活从这里开始。OK,新家不错。

1月26号。是澳大利亚的国庆日,我和成千上万的珀斯市民一起来到了天鹅湖边,桔黄色的灯光下。轻松的舞曲中,人们唱着跳着,脸上和身上画着国旗,一张张笑脸舒发着对生活的赞美。8点钟,礼花开始了,那一束束礼花呀,像炸窝的羊群,像奔腾的俊马,像盛开的梨花,腾飞的烈焰,色彩斑斓,姿态各异,她点燃了草坪,点燃了楼群,点燃了海水,点燃了激动的人群。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像那狂风中的太平洋的海水, 一浪高过一浪。

赞美你——珀斯,澳大利亚西海岸一颗美丽璀璨的明珠。

2011 年2 月5日珀斯。

 

(本文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