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新疆之旅-(澳洲)非智

时间:2011-03-18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网管   点击:

窗外灰蒙蒙一片,整个城市似乎罩在薄薄的雾里,更似在一层细细的纱幕中,你只能朦朦胧胧地看到眼前的几座高楼大厦,在远处,就是一片空茫。楼底下的孔雀河在这个季节涨满了水,悠悠地流淌,比之灰暗的天空,河水有了点绿色。

河边的草地灰黄干燥,两岸的树木,枝干上则全无绿叶。

8、9月里到处飞翔的白鹤和各种鸟类,想来似乎尚在南边过冬,还没有踏足这块美丽的西北土地,无处可见它们的踪影。

没有鸟鸣、没有花草、没有绿叶,灰蒙浮尘,寒气袭人,这是三月初的库尔勒,这是刚刚入春的新疆。

从酷热的西澳珀斯来到中国这大西北之地,一时还适应不过来,尤其眼前失去绿色和蔚蓝的天空,置身在这灰蒙之中,心境总亮不起来。

还好,有妻子一家的热情,大姐、岳母的关照,在心里注入了些许的绿意。心想,在这世界上,不管身在何处,有了关照和爱,就有了春天。

从珀斯直飞香港,在香港呆了二天,过境到深圳,第二天飞往乌鲁木齐,中途在长沙机场停留半个小时,余下五个半小时,在南航憋闷的机舱里挤在窄小座位上的空中飞行,极为累人。到乌鲁木齐已是深夜,走出机场大门,便即刻感到寒意。刚下过一场大雪,零下十几度的乌鲁木齐,到处还覆盖着冰雪,走在路上,滑滑的,不小心就会跌倒。

寒冷的空气吹来,一下似乎吹走了我坐了半天飞机的疲劳,那感觉,真爽!

从乌鲁木齐坐车到库尔勒,全程都是高速,“经济要发展,路是先行官”沿途可以看到这样的标语,由于对道路重要性的高度认识,全疆的高速公路建造得相当规模,也极为方便。穿越天山,途径小草湖、托克逊、库米什、金沙滩、和硕等地,全长480公里路程,走了六个多小时。

沿途所见,除了广阔的沙地,就是寸草不生巍峨的山岳,沙丘旷野,太阳依傍在山顶上,圆圆亮亮的,像个银球,不那么火热。

公路上车不多,除了跑长途的私家车,最多的是严重超载的货车。沉重的货物,压得货车喘不过气来,十分吃力艰难地在道上跑,遇到上坡路,超重的大卡车有的几乎爬不动,缓缓而行,令尾随之后的车辆极不耐烦。

“那么好的路,都被这些超载卡车给压坏了。”妻说,

满口四川腔的司机说“可不,政府也管不了。超载是太普遍了,警察查到了,给一百元,就放行。”他从四川到新疆讨生活,在库尔勒已有十六年了。

在途中,大约是在库米什界内,我们见到一辆超载的卡车撞上了围栏,歪倒在路边。

高速公路建起来时,相应的设施也跟着上马,沿途有许多加油站、餐馆、汽车修理店、杂货店以及厕所。从外观看,都盖得不错,尤其是有些厕所,令人一看,还蛮像样,但里面却脏不可言。

在长信加油站,我遇到了这一生中所遇到的最脏最臭的厕所。车在加油,我问加油站女工作人员,有厕所吗?她扬手一指,在那头,我顺着她所指,见到一间外表尚新,瓷砖贴面的建筑,便放心地过去。哪知,这个厕所可以说是弃之没用久矣,里面没有水,经年所积的粪便成堆,臭不可闻,靠近便池,连踏足之地都没有。万分无奈使用后,回到车上,似乎一路感觉那股臭气。

多年以来,总感觉中国大陆在城市建设这个硬件上是做的很好,高楼可以几年内建起来,桥梁可以几个月架起来,道路可以几日里开出来,但是,人的素质这个软件却一直没能跟上去,尤其在远离沿海城市的地方,有了硬件,却少了软件。“不文明,不讲文明”似乎已成习惯。

我相信中国大陆在变,而且变得越来越好,这至少在城市建设,在人们的生活水平上可以看到。在深圳,在街上走,我就可以感觉到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所拥有的幸福感。他们看起来似乎更轻松更随意,没有多年前我在深圳所看到的那种紧迫感。

“你们南方人讲文明,我们北方人不行。”我遇到一个从陕西到库尔勒开餐馆做生意的老板,他这样对我说,我不知他所指的北方人是指哪些人,但他的话令我想起在长沙机场停留时所见的事。

机场女服务员高声叫道“请拿黄牌从深圳来的旅客先排队登机。”话音刚落,一群人即刻涌了上去,堵在登机口,“请排成一排,请排成一排。”清亮的女声又响起来,这下人们调整了一下,排成了一队,我心里正暗暗称道现在的文明,不料却有一人,没有黄牌的乘客,拉着行旅箱,在我前面不远硬硬地挤了上来,我说“你为什么插队?”他一边越过登机口,一边说“我有急事。”“插队是没有任何理由的。”我告诉他。其他旅客也不满意地盯着他,但那人一脸无所谓地挤到前面。

“这种插队的人是在公共场合破坏游戏规则,对此我们不能轻易原谅。”在飞机上坐下,摊开报纸,我看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听在新疆人民出版社的大姐说,政府计划出版文、史、科技等丛书,专门免费提供给农民。这丛书中包括鲁迅等名家作品,这是个好消息。中国的“十二五规划”,计划在将来的三十年里使中国城市化达到75%,这也就是说,三十年之后,中国人口若有十六亿,那么,只有四亿是农民。当然,这个目标的设立,也就意味着大规模的拆迁将继续下去,村舍将逐渐消失,高楼将逐步矗立。不过,城市化的发展,也必带来文明的进步,到时,那种脏乱无序,那种随意插队冲撞,也必然减少。

其实,南方人在改革开放之初,也并不那么文明,只是到了现在,如管仲所说“仓廪实而知礼仪,衣食足而知荣辱。”南方人在经济和生活上有了改善,不再为三餐奔忙,就渐渐知礼仪荣辱了。再过几年,北方人的经济和生活也跟着提高,我想,这礼仪荣辱之事就会被考虑了,这文明道德也会有更多人来讲了。

我十分憎恶那种一味的歌功颂德,我也不喜欢那种无原则的埋怨骂娘。我总是用期望的眼光看待中国的发展,在批评中赞许,在赞许中批评。

不觉中,夜已降临,窗外夜幕中的库尔勒灯火辉煌,沿着孔雀河两岸灯光林立,映亮了河面。夜,遮盖了浮尘,迷雾,在夜色中退去,让给了灯光。

这灯光成了梨城夜的主人,这灯光似乎点亮了我的心,我忽然觉得在夜色迷蒙中这城市很美!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