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母亲节想起了《乌鸦歌》

时间:2011-05-05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珀斯】陈荣款   点击:

岁月如梭,又一个母亲节到了,你们说,现在当母亲的想点儿什么?儿女满堂,子孙绕膝,左一声“母亲”,又一声“老妈”,平时多一声问候,病时端一口汤水,出门时儿女叮咛着多添件衣,寒冬睡觉时被窝里焐一个热水袋……有了这一切,老妈们就心满意足了……

其实,儿女再孝顺也回报不尽父母对他们的深情厚爱。记得从前有这么一首很流行的儿歌《乌鸦歌》,歌词是这样的:“乌鸦乌鸦对我叫,乌鸦真有孝。乌鸦老了不能飞,对着小鸦啼。小鸦日日寻食归,寻食归来先喂母。‘母亲从前喂过我’!”这是借乌鸦反哺之声来劝孝的歌,就是最后一句“母亲从前喂过我”实在非常动人,没有失去人性的人回想起“母亲从前喂过我”,在听了这句歌词,恐怕没有不心酸的。每个人大概都会为了他们的母亲而骄傲,从《乌鸦歌》想起我的母亲,她是世界上最爱我的慈母,但是她在改革开放之前与世长辞,留给我的是无尽的悲伤和无边的梦。在我的梦里,母亲总是那样慈爱,她对我们兄弟的关怀无微不至。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在那“东亚病夫”的年代,我经常患病,感冒发热。那时候在乡下求医问药可难呀,只能吃点草药。我母亲天天一大早就起来到金井旧街买来大包小包的草药,一包药每一次总要熬上两三遍,直到药汤淡了,母亲才将药渣倒在门口的路上。

时间久了,门口的那条路上洒满了药渣。我很奇怪便问母亲:“为什么要把药渣倒在路上呢?”母亲告诉我:“过路人踩着药渣就把病气带走了,你的病就会快一点好起来。”我摇摇头感觉奇怪:“妈,病气被别人带走,别人就会生病了吗?”那一刻,母亲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

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到母亲往门前的路上倒药渣了。可是有一天,我无意间却在住家后门巷仔小路上看到了满地的药渣——那是母亲每天到后面圈豕,喂豕的必经之路……

你们看,为了让我的病好起来,母亲宁愿自己踩药渣带走病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母亲离开我们将近三十年了,但是母亲的笑容却一直伴随在我身边。我记得我年少时候,每逢学校放学时间,母亲总是笑眯眯地站在校门口。回家的路上,母亲总是沿途告诉我许多生活常识,比如怎样过马路,怎样到市场买东西,怎样节省钱,怎样和小贩讨价还价。有时候,母亲让我挑选食物和生活用品,让我去柜台付账,她则站在远处微笑着鼓励我。母亲的病越来越重,我和妻子总是轮流给她捧药喂饮,端饭喂食,母亲笑着说:“以前我喂你,现在你喂我,你是我的孝子儿。”

在我壮年时候,母亲极度衰竭,这一天,门口救护车来了,母亲则叫我为她收拾衣服、日用品。于是我背起了母亲,没想到母亲变得那样轻。我小心地从床上往外走,母亲在我背上喘息着,她的呼吸虽然困难,但还在我耳边轻声细语:“儿子,我不成了,快快用电话告知在福建农林大学的你弟,要他回来见最后一面!我对不起你们兄弟了……”于是母亲的瘦弱之躯被放到救护车上,她回头对我做了一个好似永别的遗憾!这一次母亲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母亲的遗言,母亲的鼓励,母亲的微笑,以及那首《乌鸦歌》永远伴随着我们。

2011年5月2日写于母亲节前夕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