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人口普查收集员 Census Collector

时间:2011-11-10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珀斯)六六   点击:

澳大利亚五年一次的人口普查活动终于落下帷幕,随着最后一笔款项打入指定帐户,作为今年约两万九千名“人口普查收集员”中的一分子,这份兼职至此画上句号。回顾这一个多月来的经历,百感交集,我想自己有必要记录些什么,以抒胸臆。

按说平日Full-time的工作已经够为充实,当初报名参加人口普查收集员的职务时,正值工作上的瓶颈期,抱着对正业观望,副业调剂的心情在网上填写了意向表,没想到很快便有了答复,更没想到Area Supervisor (小组长)竟然是壮壮同学的妈妈Sandra,她曾经以收集员的身份参与了五年前的人口普查工作,今年晋升小组长职务,负责管理我和其他六名组员。犹记在Sandra 家里第一次培训的情形,每个人以“为何报名收集员”为自我介绍的开场白,一位大叔首先发言:“我老婆说咱家最近缺钱,去吧。两个人都报了名,结果只有我被选中,老伴还有些失落呢,嘿嘿”;接着一位大哥讲话:“我是电表计数员,所以这(人口普查)活儿对我来说驾轻就熟”;我前面的阿姨是本小组里唯一一位曾参与五年前人口普查工作的收集员。轮到我了,我说:“五年前我还没有移民澳洲,五年后我不会再做这项工作,这将是一次不同寻常的经历,所以我来了”。

因为平日要上班,我只有周末才能做人口普查收集员的工作。按照培训内容的要求,我们应当在发放表格的时候尽量敲开每一户的大门,跟主人进行第一次的亲切交谈,在工作日志上留下简要说明等,然而理论和实际总是有那么那么大的差距。“时间紧,任务重”根本无法做到敲开每户的大门,将住户的信息记录在案,甚至有时候明明听到里面有声音,或虚掩着大门,任凭你怎样喊破了喉咙,对方也可以不理不睬,置若罔闻。记得培训影碟里曾看过,当有主家起先不愿意参加Census, 但经过资料收集员的耐心讲解,对方最终欣然接受的桥段, 这同实际操作竟大相径庭,有时任凭你如何苦口婆心,人家不愿意就是不愿意,不配合就是不配合,更有甚者还态度恶劣,出言不逊。为此,我只有一笑而过,“现实生活永远比影视题材更为真实与残酷”,这一定律放置四海而皆准。最令我头疼得是那些PDEs,就是那些共用一个大院和大门的Units 住户,寻找他们各家的正门真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有时你找了许久,拨开荆棘与杂草,看到的却是邻家的后门。在一个风雨交加,天色昏暗的傍晚,当我还顶着风雨在试图寻找每家住户的正门时,一位老爷爷语重心长地对我说“Do you know what you need to do now?””What?” “You need to find a good husband”。呵呵,老爷子,您看问题还真是一针见血啊!可是生活教育人,自立自强才能活得更踏实更可靠。

第一个双休日过去,我只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工作量,若不及时改变方式方法,下个周末将无法完成发放表格的任务,不能保证在Census夜晚让我所负责的街区的每家每户都能收到人口普查表。第二个周末,经继父建议,为节省时间可以将表格直接投入信筒或电表箱。大清早,当别人还安逸地赖在被窝里,享受冬日周末的慵懒时,我和儿子开始挨家挨户地往信筒里投递资料,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年送广告宣传单的情景。遇到早起打理院子的主人,我也喜欢攀谈两句,人家往往会夸壮是妈妈的好帮手,有时还会给我们几颗糖果以资鼓励,还有几户竟然是壮的同学家,家长会主动提出填好表格后让壮帮我带回去。我问儿子是否介意同学知道我们做Census的工作,儿子说他一点儿也不介意,而且觉得很有趣;相对而言,我却无法如此坦然,一直没有勇气告诉同事们我兼职Census Collector的事情,就连八月九日Census当天的培训,我也是利用工作中的Flexi-day而告假一天,但那一天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八月九日上午,我们如约来到小组长Sandra家,准备进行第二次Census培训。由于Sandra家位于半山腰;由于多日的连阴雨造成路面湿滑;由于旧车的零部件老化磨损;当然最主要最直接的原因是由于我坡上停车经验不足,导致车子自行溜下山坡,撞毁在坡下一户人家的院墙上。于是当小组成员们参加培训,掌握收集技巧的时候,我却惊魂未定,不知所措。幸亏有继父一直在帮忙联系拖车和保险等事宜,而我则茫然地望着被撞毁的车子,破损的院墙及公路上的轮胎痕迹,脑海中一片空白,不知是喜是悲。当天我的QQ签名为:车子滑下坡,坡下一座房,房前一堵墙,没人在车里,没人在车外,幸运!第二天跟同事们讲述了这一遭遇,他们不仅帮我分析了事故的原因,还专门开展了一场关于坡上如何正确停车的讨论。大伙儿甚至还开玩笑说我可以去买Lotto,因为可能的结果会糟糕一百倍。晚上回家看到QQ空间爆满,许久疏于联系的朋友也纷纷留言,表达关切之情,令我感动不已,于是再次将QQ签名更为:车毁墙损房在人安!以慰国内亲友们的问候。

没有了交通工具,收集表格变得更为困难。很感谢那些完成E-Census的住户,当八月十日早上,手机“嘀嘀”声不断,我忙着抄录回执信息的时候,竟不由得鼻头酸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感动于那些素昧平生的人们,感谢他们为我的收集工作带来了便利。当晚下班后我又徒步来到一座老年公寓处,送表格的时候曾对那里的老爷爷老奶奶承诺会在十日的晚上收取表格。令我感动的是,老人家们都没有忘记我的承诺,冬季的夜晚,很多家仅仅锁着纱门而敞着大门,只为了能听到我Knock, Knock的声音。

接下来的三个星期都用于收集表格,梳理资料并填写工作日志。我和儿子利用第一个周末将小区住户问访了一遍,若没有人在家,我们便把事先写好联系方式的Dwelling Card投入到信筒,期待对方能及时与我联系,约定收表时间;我还从儿子那里学到了一个关于Pied Piper of Hamelin (哈梅林的斑衣吹笛人)的小故事,壮说希望我们也有一把神奇的笛子,当笛声悠扬而起时,那些住户会主动开门出来把Census表格交给我们,哈哈,好有趣的奇思妙想!我和儿子边走边聊,他好奇我工作中的事务,我询问他学业上的情况;他给我分享学校里的奇闻趣事,我请他分担工作中的压力动力,于是单调枯燥的收集工作变得妙趣横生。每天下班后,继父都开车到火车站接我,我们总是先去负责Census的小区转一圈,看看是否可以多收集一些表格,老人家白天帮我照看小猪妹,晚上还要接我下班,并帮忙收集人口普查表,一声谢谢不足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母亲每天不仅忙着自己在TAFE的英文学习,还要操心一家人的起居饮食,接送孩子,在我做Census Collector的这段日子里,她又包揽了所有的整理,打扫和清洗等家务。有了家人们全力以赴地支持,我圆满完成了收集员的任务。当抱着一箱箱填写好的表格送回小组长家时,瞬间感觉轻松了很多。

任务繁杂在预想之中,重复作业却在意料之外;天气湿冷在预想之中,狂风暴雨却在意料之外;耗掉两斤肉在预想之中,损失一部车却在意料之外。想到明年六月将出台的普查结果中有近五百份住户的资料是由我负责收集整理的,脑海中竟飘出了“我为普查做贡献(我为石油做贡献)”的小调,或许到那时我可以从容淡定地对同事们说一声“I was a Census Collector 2011”。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