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文友会天地 诗词歌赋 野趣斋乱弹 书法绘画摄影
返回首页

大千世界传奇(三)

时间:2011-11-23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信忠编写   点击:

世间事物,千奇百怪。就拿那草本植株——梭卢草来说,为它而展开的殊死鏖战,真可谓惊心动魄。

2006年9月的一个晚上,加拿大魁北克大山深处的一家旅馆,发生一件奇异事。一个名叫亨利的男子竟被神秘的“化”掉,尸骨未存,只留下一撮黑白相间的头发和一股异腥的一滩黄水。而死者的同伴比尔则被惊吓得疯掉。等到比尔治疗痊愈事情才真相大白。原来亨利患有一种怪病,肠胃大部分结聚,上下不通,用现有的治疗办法,又不可能把内脏全部换完,只好采用民间偏方中草药梭卢草来治。但该草药难寻只有魁北克大山深处才有。于是他俩不辞辛苦,深入大山,好不容易采得一株梭卢草,但不知如何服用,只得将整株梭卢草全部熬成药汤让亨利服下,殊不知这一喝下竟成人间蒸发,整个人便被“化”掉了。

梭卢草竟有如此奇异威力,究竟为何物?经专家分析,其实梭卢草就是中国民间的“化石草”,俗称“化尸草”。据《山海奇谈》载:“化石草,性寒、味辛。化石排聚,如有神效。多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朗月下照河涧之谷,月光反射之处。化石草有异香,能诱飞虫。因此,这种草的周围多有食飞虫的山鸟筑巢产卵。而这又往往引来蝮蛇吞噬。蝮蛇排出的粪便,恰好又能滋养化石草。如此周而复始,正合五行生克之理”。

2008年2月,在魁北克深山地区住着一位药农,名叫桑拿苏,他有一个孙子名叫丘比特。魁北克地处大山,山区多有蝮蛇,且经常出没于当地住家居室。桑拿苏家中的鸡蛋,就常被蝮蛇吞吃。丘比特为此磨制了几个石头鸡蛋,诱蛇吞食。当蛇食后按原路爬出时,丘比特则悄悄跟在其后观看,见蛇爬至一处僻静树林,即绕着树干爬上去,将其身体使劲的扭曲、挤压腹内的石蛋。但任其反复的折腾、挤压,直至折腾到精疲力尽,从树干掉落地上瘫软得不能动弹。此时,丘比特还不敢上前近看,只是远远地注视着蝮蛇的变化。不久,又见一条雌蝮蛇从林中爬出,来到同伴身旁,亲昵地环绕一周后,按原路爬了回去。一会功夫,雌蝮蛇嘴里含着一片青草叶又爬了回来,在雄蝮蛇鼓胀的腹部来回不停地擦拭。过不多久,只见雄蝮蛇慢慢苏醒,开始有了动弹,而鼓胀的腹部,也在逐渐收缩、变小,最后竟完全消失。之后两蝮蛇一前一后的爬出了树林。

此一幕景况,丘比特看得目瞪口呆。蛇腹中的石蛋竟然被消化得如此神速,无影无踪,难道那枚青草叶能化解石头?后桑拿苏来到丘比特身旁,看着那片青草叶,竟然就是世上最为珍稀的奇毒药草——梭卢草。于是爷孙俩小心翼翼顺着蝮蛇爬过的路径前去寻找,果然发现一株梭卢草,便迅速的挖了回家。

后来桑拿苏又想,生长梭卢草的土里还残留有根须,一样能够治病。但想取得这些根土,要比取得梭卢草更难。蝮蛇与梭卢草相互依赖,须臾不离,没有了梭卢草,无异于使蝮蛇失去了生存的自然条件。这便激怒了蝮蛇,等待伺机报复。

一天,桑拿苏悄悄爬上生长梭卢草的悬崖,丘比特在崖下放哨。爷孙俩虽行动快捷,万分小心,但仍未发现两条大蝮蛇就潜伏在附近。当桑拿苏挥锄挖土时,蝮蛇飞速窜出向桑拿苏发起了攻击,在这千钧一发时刻,桑拿苏急忙用药锄狠击雄蛇的七寸将其击毙,但愤怒的雌蛇用毒牙深深扎进了桑拿苏的大腿,并用蛇身紧紧缠住桑拿苏,且越缠越紧。桑拿苏此时情急计生,憋足一口气,带着缠绕的蛇身朝山崖下滚去。在滚动过程中,蛇身受到石头、树杈的撞击稍有松动,才使桑拿苏纾缓一口气,便急促的朝丘比特大喊,赶快击打蛇的七寸。话音刚落,就已滚到了崖底。此时,缠绕桑拿苏的蛇身又开始发力,桑拿苏被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丘比特看着爷爷被蛇勒得发青的脸,狠狠心抡起药锄朝蛇的七寸打去。只听桑拿苏一声惨叫,丘比特也被蛇尾扫昏过去。等到丘比特醒来,桑拿苏的右腿已经没了,还多亏随身带着的两颗蛇胆,才保住了桑拿苏的命。经此一次浩劫,桑拿苏再也不能上山采药了。而那一株梭卢草也在三个月后,被丘比特以天价出售给一位美国客商,后带着他的爷爷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隐居。

无独有偶,加拿大渥太华一个叫柯尔的名医,也遇上一个名叫约拿定身患肠胃结聚怪病的人。柯尔知道在魁北克大山深处住着一个桑拿苏老药农,他善识百草,并藏有这种专治肠胃结聚怪病的梭卢草。于是,在2008年8月,他与约拿定一道前往魁北克大山,寻找这位药农。但他不知道桑拿苏在六个月前所发生的那场生死大战,更打听不到他们的消息。柯尔不免有些失望,但柯尔熟知药书,知道梭卢草的形状,于是便决定留下寻找梭卢草。

9月下旬的一天,就在桑拿苏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柯尔亲眼目睹一场猫蛇大战的奇观。当时,柯尔并不知道巨蟒为什么要攻击山猫,更何况猫本来是蛇的天敌。那天看到的是一雄一雌两只成年野山猫。柯尔不想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奇遇,就躲在一个隐蔽处观看。

山猫腾跃灵活,专攻巨蟒七寸。两条巨蟒以守为攻,并肩作战。激战正酣之际,雄山猫接连发起进攻,雌山猫却溜之大吉。战局即刻逆转,两条巨蟒左右夹击,雄山猫只有招架之功,无还击之力,片刻功夫,就浑身是血,最终被巨蟒吞食。

雌山猫干什么去了呢?原来猫蛇大战的地方,附近有一猫窝,窝内正有一窝还在吃奶的猫崽。雄山猫独战巨蟒,就是为了掩护雌山猫安全转移自己的猫崽。可是,雌山猫刚刚转移出自己的一个猫崽,两条巨蟒就追踪而至。雌山猫虽奋力拼斗,仍寡不敌众,最终连同它的这窝猫崽都成了两条巨蟒的美羹。柯尔看得心惊胆战,大气都不敢出。等两条巨蟒离去后,他仔细搜寻这块山地,发现在猫窝附近的石缝中,生长着一棵幼小的梭卢草。也许巨蟒就是为这棵梭卢草而向山猫发起进攻的。

柯尔迅速把梭卢草挖起揣进怀里,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那只幸存的小山猫在哀叫,仁慈的柯尔便把它抱起带回旅馆喂养。此时,约拿定因为有了这棵幼小的梭卢草而治好了怪病,回到了渥太华。柯尔却留了下来,因为他想那两条巨蟒为了一棵幼小的梭卢草,就向它们的天敌野山猫发起了进攻,那巨蟒憩息的洞穴附近肯定也生长有梭卢草。于是,他经常到山崖处勘察。在10月15日那天,他在一个悬崖上发现了那两条巨蟒的洞穴,并在附近也发现了一棵生长上千年的珍贵的梭卢草。为了守住并得到这棵梭卢草,柯尔带着被他收养的野山猫,住进了这个叫燕崖的地方,伺机挖取那棵成年的梭卢草。

但是,要想挖取这棵梭卢草,并非易事。一是燕崖极为险峻,人不易攀缘上去;二是有两条巨蟒守着,要想挖取,这无异于虎口谋食。柯尔在谋划着,他想到了自己收养的那只野山猫,山猫是否认识梭卢草,这还是个谜,柯尔决定试试。随着调教时间的推移,山猫熟识梭卢草的程度在加深,成功的把握亦在加大。于是,在头天夜里,柯尔把山猫预先放上了山崖。第二天一大早,柯尔就来到燕崖对面的山崖上,两个悬崖相距数丈,深不见底,两悬崖之间的崖缝曲曲弯弯几里长。在燕崖上的一个凹缝处,正是那株梭卢草生长的地方。在凹缝左右两丛树秧后面,各有一个石洞,就是两条巨蟒的洞穴。

这时,燕崖上出现了那只山猫,柯尔迅速打了一声响亮的口哨,那只山猫也跟着回应了一声。突然间,从树丛中、石缝间 ,冒出黑压压大大小小各色各样的上千只野山猫,“嗷嗷”的猫叫声震响山谷。两条巨蟒“唰”地窜出洞外,立刻被群猫围攻着。此时,蛇走龙游,群猫翻飞,一场猫蛇血战,触目惊心,且鏖战场面离蛇洞越来越远。这时,只见一只青色的山猫身子一闪,钻进那个凹缝中不见。在猫蛇恶战正酣之际,突然群猫“嗷嗷”几声怪叫,扔下近百只同类的尸体撤离了战场,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两条巨蟒也便游回洞里,可随即又霍然窜出,向山猫消失的方向追去。等到柯尔回到旅馆时,看到的是他喂养的那只野山猫,已经浑身是血毫无气息地躺在地上了。在它的旁边却多了一棵绿莹莹的青草——正是山猫冒死带回来的梭卢草。

这一切让柯尔既惊喜又悲哀,这是用血的代价换回来的战利品。于是,柯尔用心将野山猫埋葬后,带着那棵千年梭卢草回到了渥太华,决心潜心研究它对人的结聚、结石等的相关药理以造福人类。

 

二0一一年十一月写于珀斯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