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2018年 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2009年 2008年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以前期刊 > 2009年 >

克里斯•埃文斯(chris evans)——移民部长还是“船民”部

时间:2009-11-04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网管   点击:

本报特约评论员 Charlie Chen

近期媒体对大批船民欲强行抢滩进入澳大利亚有大量的报道。陆克文总理及埃文斯部长被搞得焦头烂额,似乎有点束手无策。

今年以来,33艘船只,超过1700人包括妇女、小孩抵达澳大利亚的西海岸佛里曼特港口(Fremantle),恐怖分子本拉登有可能当选为“Fremantle”选区议员。这当然是情绪化的话,现在的“Fremantle”区的州议员是绿党党员,新当选的“Fremantle”市长也是绿党人士,工党已失去在“Fremantle”区60年的霸主地位。

陆克文总理上台以来,抛弃了霍华德时期强硬的难民拘留政策——太平洋解决方案(pacific solution)。针对1999—2001年的船民潮,霍华德把船民拦截遣送到瑙鲁和新几内亚,让船民在那里等待难民的申请受理结果。在2001年“pacific solution”实施后,2002年只有一船一人抵达,2005年只有4船,2006年6船,保证了海岸巡护的尊严与坚固。移民部长埃文斯认为今年大量船民涌入是因为阿富汗战争,中东战争,斯里兰卡内战造成的,与放弃“pacific solution”等海岸保卫政策无关,这是自欺欺人的说法。斯里兰卡近20年的内战已经结束,自杀性爆炸反恐怖袭击也销声匿迹,200万泰米尔人在斯里兰卡与其他民族和睦相处,就像新疆的维吾尔族与汉族一样。只有极少数极少数“猛虎”组织人员还在负隅顽抗,这是一小撮恐怖分子,根本不是难民。在他们的印度南部老家,印度政府也拒绝接纳他们。这些斯里兰卡船民飘洋过海,蓄意破坏船只,让其涉水,迫使澳大利亚海上安全卫队前往搭救,但当他们发现船只是停靠在印度尼西亚的港口时就开始进行绝食(Hunger strike),因为印度尼西亚不是《联合国难民公约》的签署国,审理程序漫长无期,拘留中心也不尽人道,一些被拘留的阿富汗船民被鞭打,敲诈勒索,20多人住一个房间,与澳大利亚圣诞岛的“难民疗养中心”相比,一个是地狱,一个是天堂。这些绝食的船民继而以供出“蛇头”名由与政府讨价还价,最后由一个生病的小女孩向记者诉苦。无所不用其极,以小孩作道具,骗取人们的同情,如同中国的丐帮,骗物骗财。

陆克文总理凭借着他与再次当选的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诺的私人朋友关系,计划实施“Indonesian solution”,即澳大利亚按船民人头数或拦截的船只用钱补给印度尼西亚政府,同时花费5,000万澳元在印尼兴建船民拘留中心。但是这种“花钱消灾”的方法并不保险,印尼的有些省长已明确拒绝接纳这些船民,两国领导人的关系并不代表国家利益。其实从商业角度讲,我认为陆克文应该聘用前总理霍华德作为顾问,咨询怎样阻止船民的涌入,这花不了多少钱,把省下来的钱用在卫生、教育、警察方方面面。相信陆克文总理是由这个度量的,他已经任命霍华德时期的国防部长,2007年自由党下台后的首任反对党领袖尼尔逊(Brandon Nelson)为澳大利亚驻欧盟的全权大使。2001年,霍华德在当时的印尼总统梅加瓦蒂不配合的情况下成功处理“小孩在船上”(children over broad),陆克文总理如何处理斯里兰卡船民,我们等着瞧。

陆克文总理的另一个失误是放弃霍华德时期的难民临时签证,(TPV temporary protection visas)。该签证一方面既遵守联合国宪章的义务,另一方面,当这些船民所在国的情况好转时,就把他们送回他们的老家,减少永久居民的人数。而且这样一来,就会使一些“经济难民”不至于变卖所有家产,支付大量金钱,冒着生命危险,力求一劳永逸地呆在澳大利亚。前不久,移民部长给今年4月15号涉嫌放火烧船的42个阿富汗船民签发了永久居留(PR,Permanent risident)。我在《第一滴血,First Blood》的文章中写到,有5个船民放火烧船,玩火自焚,4个澳大利亚海军受伤,澳大利亚北领地警察调查发现,有人故意纵火,这些幸存者有目击知情人,对5名死者的验尸听证将在明年1月份进行,我认为对这42个幸存者发放PR过于草率,应在明年1月份后再作决定更为妥善。

面对越来越多的船民,移民部长chris evans说,花费4亿澳元的圣诞岛拘留中心将从收留1200人升至1400人,把一些活动室改为住房,如需要将进一步扩建,将一些临近审理结束的成年船民转移到北领地达尔文移民局拘留中心。部长先生,我有一个建议供你参考,对这些志在必得的船民在审理期间可按如下处置,先安排住在首席部长陆克文、移民部长埃文斯、外交部长史密斯等部长家里,如还安置不下,就安排住在联邦工党议员家里,按该区工党支持率从高到低先后依次摊派安置,还安置不下的话,就住到工党党员家里,顺序照前,要是还安置不下的话,就安置到把票投给工党的支持者家里,顺序照旧,这能省下纳税人大量的钱财。

总理先生,政府的更迭是一个辩证的否定。是个“扬弃”的过程,继承发扬好的,抛弃错的,不能全盘否定,而是要一分为二看问题。如果没有把人类带入万丈深渊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没有可歌可泣的反映二战世界的文学巨著;如果没有10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culture revolution)就没有风起云涌的拨乱反正,硕果累累的改革开放,总理先生恢复霍华德时期行之有效的海岸防卫政策迫在眉睫。

------分隔线----------------------------